•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詩詞網  更新更全的詩詞資訊網絡平臺


          >>   推介

        詩詞網

        www.r128audio.com

        更新更全的詩詞網絡資訊平臺

        電子信箱:8433195@qq.com

        QQ: 8433195

        推介1
         
        星 漢:詩品未必盡如人品
         發布時間:2015/8/5 瀏覽次數:1372

        詩品未必盡如人品

        星  漢

        【內容提要】“詩品出于人品”,是清劉熙載提出的文藝批評原則。本文通過文學史上的某些現象,認為詩品未必盡如人品。其表現有三:詩品和人品嚴重割裂,二者完全不統一;后代讀者為賢者諱,有意為之遮掩或是曲解;前代詩人對自己夸大其辭,后人信以為真。此文之作,庶幾對當今詩詞創作有所裨益。

        【關鍵詞】 詩品  人品  割裂  避諱  夸大

         

        “詩品出于人品”,是清劉熙載在《藝概》中提出的文藝批評原則。

        大致來說,詩格即人格,詩品即人品。詩歌是語言的藝術,詩歌創作的過程,就是人格通過藝術折射后的一種表達。不同的經歷,不同的學識,不同的修養和不同性情的人,就會創作出不同的詩歌意境。詩品和人品是緊密聯系在一起、不可分割的。

        但是劉熙載并不主張以人品代替詩品,有好的人品,還不能創造出優秀的作品,還必須有一定的藝術修養和藝術創作才能,他對詩品與人品問題具有辯證的看法:

        《文心雕龍》云:“嵇志清峻,阮旨遙深!辩妿V《詩品》云:“郭景純用俊上之才,劉越石仗清剛之氣!庇嘀^“志”、“旨”、“才”、“氣”,人占一字,此特就其所尤重者言之,其實此四字,詩家不可缺一也。

        筆者以為,反之,占據了“志”、“旨”、“才”、“氣”的人,不一定人品就好或是人品無可挑剔。也就說,詩品未必盡如人品。這里面又有三種情況。一是詩品和人品嚴重割裂,詩品和人品完全不統一。二是后代讀者為賢者諱,有意為之遮掩或是曲解。三是前代詩人對自己夸大其辭,后人信以為真。

        第一種情況大多出現在后人認為的詩人或是文人身上。金人元好問《論詩絕句》云:“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寧復見為人?高情千古閑居賦,爭知安仁拜路塵?”這首絕句通過評論西晉太康詩人潘岳,批評、嘲諷潘岳做人做詩的二重性格!稌x書·本傳》載:“岳性輕躁,趨世利,與石崇謅事賈謐,每候其出,與崇輒望塵而拜!钡洹堕e居賦》卻說自己“身齊逸民,名綴下士”,寫自己的田園愛好,“梅杏郁棣之屬,繁榮藻麗之飾,華實照爛,言所不能極也!币虼嗽脝栒J為,以文識人是不可靠的,識人不能只觀其文,還要看是否言行一致,心口如一。

        唐朝的元稹也是心口不一的詩人。他在《誨侄等書》云:“吾生長京城,朋從不少。然而未嘗識倡優之門,不曾于喧嘩縱觀,汝知之乎”?嚴詞正氣,一若真可以身作則者。但是在其《酬翰林白學士代書一百韻》中就有“逃席沖門出,歸倡借馬騎?窀璺惫潄y,醉舞半衫垂”的句子。在《寄吳士矩端公五十韻》中,雖然自己當時“予時最年少,專務酒中職”,但對于“媚語嬌不聞,纖腰軟無力。歌辭妙宛轉,舞態能剜刻。箏弦玉指調,粉汗紅綃拭”的場面津津樂道。唐代的官僚、文人狎妓之風盛行,成為他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后人也難苛求,但這種口是心非的做派令人不齒。

        即便是皇帝,也有詩品和人品嚴重割裂的現象。宋陳巖肖《庚溪詩話》記載宋高宗的故事:

        今上皇帝以英睿之資,宸文圣作,渙然超卓。方居王邸時,從太上皇帝視師江左,經由京口,題詩金山曰:“屹然山立枕中流,彈壓東南二百州?裉攣砼R須破膽,何勞平地戰貔貅!鞭o壯而旨深,已包不戰而屈人兵之意矣。

        誰承想趙構當了皇帝后,竟然是畏敵如虎,喪權辱國的主兒。明朝胡應麟在其《詩藪》中評價此詩“殊不類其人”,言下之意,其人品與詩詞品相差距太大了。

        在金朝歷史上,完顏亮是一位頗有作為的皇帝!督鹗贰返男拮邊s說他是“婦姑姊妹盡入嬪御”的千古淫帝,羅大經《鶴林玉露》錄入了他的大氣磅礴的詩:“萬里車書一混同,江南豈有別疆封?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峰!蔽覀內サ舸竺褡宓挠猩坨R,完顏亮要統一中國,本無可厚非。但完顏亮滅宋,是因為“宋劉貴妃絕色傾國”(《金史·梁珫傳》)。這樣,后代讀者很難把這樣一首詩和這樣一個皇帝聯系在一起。

        投降賣國之人也能寫出清光照人或是慷慨激昂的詩。金國扶植的傀儡政權偽齊皇帝。元好問的《中州集》選錄了“劉曹王豫”的《雜詩六首》,這六首寫得清新可喜,置之某隱士詩集中,直可亂真。其中一首是:“寒林煙重暝棲鴉,遠寺疏鐘送落霞。無限嶺云遮不斷,數聲和月到山家”。如果不看姓名,誰能知道這是“宋賊劉豫詩”呢!在這里詩品與人品依然是分離的。

        汪精衛早年投身革命,曾謀刺清攝政王載灃未遂。后期思想明顯退變,于抗日戰爭期間投靠日本,淪為漢奸,在南京成立偽國民政府,是日本在中國的傀儡政權。汪精衛偽政權承認偽滿洲國,在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旗子上附加有“和平反共建國”六字的黃底黑字三角旗。就憑他“賣國”和“反共”這兩點,他將永遠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在汪精衛《雙照樓詩詞稿》中有《被逮口占》四首,其三為:“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蔽覀兒笕瞬荒芤驗橥艟l有這樣的詩,就抹去他的滔天罪惡。

        歷史上能詩的大奸大惡都不會承認自己是壞人,都會在詩中偽飾自己、拔高自己。吳寬《匏翁家藏集》卷50載秦檜《題范文正公書伯夷頌后》:“高賢邈已遠,凜凜生氣存。韓范不時有,此心誰與論!痹撛娋涫秦檜讀了范仲淹書寫韓愈的《伯夷頌》后寫的讀后感。意思是像韓愈和范仲淹這樣的大忠臣,大文豪不是經常能碰到的,我這顆忠誠心該與誰訴說呢?表達了一種敬仰前賢,追思古人的情懷。但是后人并不這么認為,吳寬記載:“則讀者未嘗不發笑也!

        清張廷玉于《明史》把嚴嵩列為明代六大奸臣之一,說他“惟一意媚上,竊權罔利”,但也承認他“為詩古文辭,頗著清譽”。永州愚溪之上的柳子廟,最后一進的角落里有一塊石碑,上有嚴嵩《尋愚溪謁柳子廟》詩:“柳侯祠堂溪水上,溪樹荒煙非昔時。世遠居民無冉姓,跡奇泉石有愚詩。城春湘岸雜花木,洲晚漁歌清竹枝。才子古來多謫宦,長沙猶痛賈生辭!睆倪@詩句,絕對看不出這是一個“奸相”所作。嚴嵩臨死都認為自己“平生報國惟忠赤,身死從人說是非”。人與文抵牾,因人廢文,因人毀藝,此乃嚴嵩。

        第二種情況是后代讀者為賢者諱,有意為之遮掩或是曲解。這類“賢者”,是文學史歷來肯定的正面形象,后人道不得半個不字。這類人談不上藝術人生與現實人生的割裂、詩化人格與物化人格的背離,但是其人生污點或是缺點仍然存在。

        李白是后世人人敬仰的大詩人,在各種中國文學史上予以列專章介紹。應當說李白就是“詩品出于人品”,文如其人的典型代表。他志存高遠,高度自信;但同時此人又胸無城府,率真任性。在一般讀者的心目中,李白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的形象。

        歷史上的詩人們,大多渴望躋身政治舞臺,施展政治抱負。李白也不例外。李白34歲時游襄陽,希望當時頗有聲望的荊州長史韓朝宗薦引而做官。其《與韓荊州書》中有言:“白聞天下談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又說:

        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動天地,筆參造化,學究天人。幸愿開張心顏,不以長揖見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縱之以清談,請日試萬言,倚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衡,一經品題,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昂青云耶?

        假如這些文字出自他人之口,后人必然送上這樣一副三個字的對聯:拍馬屁,吹牛皮。

        李白42歲的時候,經過元丹丘和玉真公主的推薦,被玄宗征召入京。接到詔令后,他有《南陵別兒童入京》一詩,中有句云:“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边@種狂態固然可愛,但是這種人“終非廊廟器”(唐玄宗語)。

        辛棄疾是南宋著名的愛國詞人。此人以氣節自負,也以功業自許。為人亢爽、豪邁、灑脫,后人對他肅然起敬。然而他畢竟是人,也難免有缺點,甚至是污點。香港《明報月刊》1982年8月號刊出的羅忼烈教授的《漫談辛稼軒的經濟生活》,指出辛棄疾有貪污現象。北京大學的鄧廣銘先生曾作《讀〈漫談辛稼軒的經濟生活〉書后》(載《中州大學學報》 1992年第1期)一文予以反駁。有位叫閔澤平的博士,出了一本書,叫《唐宋才子的真實生活》(崇文書局,2008年2月第1版),其中寫到辛棄疾貪污劣跡。有人摘錄書中的《辛棄疾的經濟問題:下崗十八年卻生活豪奢》一文在網上廣為傳播。

        辛稼軒曾說過“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那么稼軒究竟有沒有求田問舍呢?洪邁的《稼軒記》(《洪文敏公集》卷6)作了回答。他說,辛棄疾在江西上饒建造了一座規模龐大的莊園,里面的建筑有“集山樓”“婆娑堂”“植杖亭”“信步亭”“滌硯渚”等。我們想,這樣多的建筑物,占地面積一定不會太小。辛棄疾的好朋友陳亮在《與辛幼安殿撰》中說:“始聞作室甚宏麗,傳到《上梁文》,可想而知。見元晦說,潛入去看,以為耳目所未曾睹。此老必不妄言!(《陳亮集》,中華書局,1974年版)當時的朱熹(元晦)偷偷地進去看了一下,以為“以為耳目所未曾睹”。連朱熹都沒有見過的莊園,其奢華可想而知了。此段文字《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異文為“潛人去看”(《龍川文集》卷21)。不管“潛入”還是“潛人”,總之陳亮認為朱熹“此老必不妄言”。據鄧廣銘先生《辛稼軒年譜》,稼軒除原配夫人外,至少有整整、錢錢、田田、香香、卿卿、飛卿等六位侍妾。這樣的家庭,沒有強大的經濟基礎,是無法支撐的。辛棄疾退休后,有這樣的生活,如果靠他在職時的“工資”存款,顯然不可能。最合理的解釋就是在官位時聚斂得來。辛棄疾生前死后曾經受到過六次彈劾,大都和貪污有關。這其中也許有政敵的誣陷,不過,一再成為把柄,似乎也說明問題比較嚴重。當時在位的皇帝認可這種彈劾,也不能說皇帝每次都是昏庸。羅忼烈教授指出:“他的經濟來源是很令人懷疑的,要嘗試解釋未曾不可,但答案是我們不愿意接受的!边@個不愿接受的答案就是辛稼軒有貪污行為。

        即便如此,認為有貪污行為的學者,也沒有否定辛棄疾的為人、否定辛棄疾詞作的意思,羅忼烈就說過:“我所指出的不知道是否確實,如果屬實,‘不以一眚掩大德’,對于稼軒的整個形象仍然是無損的!惫P者同意這種看法。

        第三種情況是前代詩人對自己夸大其辭,后人信以為真。有時候,后人誤讀了前人的文字,也就無形中把詩人拔高。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中的“余家貧”、“瓶無儲粟”、“家叔以余貧苦”、“饑凍雖切”諸語,讀者不可過于認真。有“僮仆歡迎”、“有酒盈樽”、有“巾車”、有“孤舟”,并且“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這樣的家庭,在土改的時候,肯定劃為“地主”,今天的教授們,沒有幾個人有如此優越的條件。如果把陶淵明說成是“衣褐荷鋤躬耕隴畝的農民詩人”,就大可不必了。

        陸游75歲時,有長題《陳阜卿先生為兩浙轉運司考試官,時秦丞相孫以右文殿修撰來就試,直欲首選。阜卿得予文卷,擢置第一。秦氏大怒。予明年既顯黜,先生亦幾蹈危機。偶秦公薨,遂已。予晚歲料理故書,得先生手帖,追感平昔,作長句以識其事,不知衰涕之集也》的一首七律。托克托等撰《宋史·陸游傳》即據此長題為第一手資料。朱東潤《陸游傳》(中華書局,1960年版)取其說,認為陸游這次(紹興二十三年,1153)參加的是禮部主持的“省試”,和秦檜的孫子秦塤發生了沖突。當今各種文學史,無不有此內容,F今大學通用教材袁行霈主編的《中國文學史》,也說“陸游29歲參加進士考試”。其實陸游沒有那么“冤枉”。陸游雖然在當時的臨時“首都”參加考試,但不是“省試”,也不是考“進士”。當時陳阜卿(陳之茂)主持的考試只是“漕試”,試法同州﹑府解試,漕試合格,即赴省試?贾泻蟮馁Y格,相當于清代的舉人。陸游說的“明年”是紹興二十四年(1154),據《宋史·陳骙傳》,這一年,陳骙“試春官(禮部)第一,秦檜當國,以秦塤居其上!倍@一年“廷試第一”的是張孝祥。從“漕試”到“省試”和“廷試”,陸游、陳骙、張孝祥都和秦塤有過沖突,故事大同小異。個中原因,令人琢磨。

        宋孝宗即位后,“上曰:‘游力學有聞,言論剴切!熨n進士出身”(《宋史·陸游傳》)。這里的“賜進士出身”和清代的中二甲賜進士出身,還是有區別的。這只是皇帝給陸游的一個安慰,其實他沒有過硬的“文憑”。陸游如果真想有個進士“文憑”,在紹興二十五年(1155),秦檜死后,還有考試的機會。

        據《宋史·秦檜傳》,當時秦塤的官職是“敷文閣待制”,不是陸游說的“右文殿修撰”,當是陸游誤記。還有一個問題:陸游29歲參加的考試,“擢置第一”消息是誰告訴他的?答案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陳之茂。無論陳之茂是考試完畢就泄露評卷情況,還是在秦檜在倒臺后對陸游表示同情,雖然陳為當時“名士”,亦非君子所為。

        如果筆者之言成立,那么這個長題作為史料,還有多大價值?

        無論古今詩人,自己為人和自己詩作的優長,由別人去說。倘是自己夸示自己,即便是真的,別人也聽著膩歪。筆者在《清代西域詩研究》的寫作中,寫到一個叫韋佩金的人。此人歷任蒼梧、懷集、馬平、凌云四縣。嘉慶二年(1797)以軍需案罷官。三年,遣戍伊犁。八年,釋歸。有《經遺堂全集》26卷行世。韋佩金的《送陳藥洲大中丞淮入關》為五言古詩三首,前有長序:

        商丘陳大中丞世家宿學(原注:迦陵侄孫),風雅總持。金于庚申暮春抵戍所,拜顏幨幃,接待殷懇。顧金性不汲汲熱,或彌月不一往見。夏五,洪北江太史(原注:亮吉)東旋。金與洪齠齔交,別二十余年,今相聚窮荒萬里外,于其歸也,殆不勝情。詩一章,中丞大贊賞,以國士許焉。中丞有所往,輒于眾中覓金,招與論詩法源流、古今詞題正變、國朝諸大家著作優劣。持金片楮小篇,玩味往復不能置。促金校定詩古文詞稿本,允異日為付梓人。又以金處困,無幾微戚戚介于色,與人相接,泊然無所求,庶幾不失己,以是指稱之,為延譽于大人長者前益力。吁!知己哉!中丞伯祖其年先生,少受知于婁東,有鳳凰之目。余生平服膺迦陵著作,不憚手胼口沫,恨生也晚,不及游先生之門。茲得瓣香中丞,竊藉私淑,何幸如之!八月既望,中丞奉命入關,金情不自已,持筆札于保公相國園池慶宜樓下,詩成,揮淚如雨。是夕往質,中丞就秋燈下,拂紙長哦。相嗚咽久之,蓋明日即登車。中丞曰:“余為萬里行,為得此三詩也!

        這段文字通過吹捧陳淮來抬高自己的身價。陳淮原為江西巡撫,是著名的貪污犯,被彈劾后遣戍伊犁。其人有別于其他的遣員之處有兩點:一是“世家宿學”,是大詞人陳維崧的侄孫。二是遣戍前是地位頗高的江西巡撫。這兩點在當時已經不那么堅挺,因為侄孫不是嫡孫,原來是“省級干部”現在是遣員。韋佩金真正看重此人的是“允異日為付梓人”,也就是陳淮答應將來出錢給韋佩金出書。韋佩金在《經遺堂全集》的自序中也說:“商丘陳大中丞藥洲謂為可傳,促早自校訂,當為付梓人!边@對于“處困”的韋佩金來說不啻于陽光雨露,對陳淮的吹捧今人亦當理解,但是此文吹捧自己就令人作嘔!豆臅訒右徽滤秃樘罚良┓蠲腙P》一詩在《經遺堂全集》中差強人意,但是“詩一章,中丞大贊賞,以國士許焉”,就憑這么一首詩,韋佩金竟被陳淮推為一國中才能最優秀的人物,未免言過其實,后人恐難茍同。倘真是這樣,那陳淮這位“省級干部”的欣賞水平也太低了。韋佩金與陳淮的交往,不是“性不汲汲熱”和“與人相接,泊然無所求”的韋佩金主動,而是陳淮“有所往,輒于眾中覓金”;陳淮對于韋佩金的詩作“片楮小篇,玩味往復不能置”。這些話如果出自他人筆下,自讓人感動,出自韋佩金的筆下,后人看到的是其人性格的扭曲。最后,韋佩金在伊犁將軍保寧的樓下作了三首給陳淮的送別詩,“詩成,揮淚如雨”,是有可能的。陳淮回到寓所“就秋燈下,拂紙長哦”,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讓陳淮說出“余為萬里行,為得此三詩也”,也就太過分、太離譜了。我們不妨抄錄其一,由讀者品評:

        國朝蔚詞宗,大家首迦陵。元精留燭世,再傳公代興。節鉞半天下,猶嫌未長征。位高違愿達,誠重覺勞輕。要使西域外,鳳老成典型。賤子胸何有,萬古雹雪冰。追蹤天山游,恍惚皆舊經。謝彼行役艱,搖搖即次清。何意奉圭璋,龍門茲乃登。

        詩中吹捧陳淮“誠重覺勞輕”和“鳳老成典型”也還罷了,“猶嫌未長征”一句,好像陳淮自己不被遣戍就不甘心似的。如果陳淮萬里遣戍,就為得到這樣的詩,那陳淮的身家性命也太不值錢了!督涍z堂全集》的付梓,后來還是韋佩金的朋友湊錢完成的。陳淮自食其言,沒有作韋佩金“付梓人”,把韋佩金結結實實地耍了一把,使韋佩金在伊犁的“感情投資”最終落了空。

        筆者說的“詩品未必盡如人品”的三種情況,無論哪一種都未必看到作者完整的人品。今天讀者在讀前人的詩作時,對其人品,不必盲從前人成說。今天詩詞的作者,在創作詩詞中,對于同時代詩人的人品,不要不負責任的吹捧,以免貽誤他人;更不能吹捧自己,欺世盜名,以免貽笑后人。如果今天有詩人說自己“為人強項,不妄與人交”,不妨看成此人是個刺兒頭,喜歡頂撞領導,群眾關系不好。如此而已!

        (星 漢,1947年生于山東省東阿縣,新疆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主要從事西域詩和當代詩詞研究。)

         

         


        Copyright ©2002-2018  版權所有:詩詞網  SHIC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10)63049438  郵箱:shiciwang@163.com  QQ:8433195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京ICP備06033290號-1  支持單位:詩詞之友文化發展中心  網站制作:轉折文化


         
        三分pk10app
      1.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凉山 | 广饶 | 聊城 | 朝阳 | 邳州 | 眉山 | 安吉 | 辽阳 | 南安 | 滕州 | 湘西 | 焦作 | 庄河 | 清远 | 防城港 | 莆田 | 海丰 | 固原 | 揭阳 | 三沙 | 保定 | 南平 | 燕郊 | 昆山 | 湛江 | 武威 | 承德 | 台北 | 山西太原 | 乳山 | 张家口 | 简阳 | 黔南 | 屯昌 | 昌吉 | 文山 | 正定 | 项城 | 广元 | 鄂州 | 济源 | 燕郊 | 济南 | 眉山 | 泰州 | 松原 | 毕节 | 大兴安岭 | 周口 | 邢台 | 文山 | 宁夏银川 | 灌南 | 汕头 | 张北 | 汕尾 | 锡林郭勒 | 绍兴 | 内江 | 霍邱 | 珠海 | 高雄 | 新疆乌鲁木齐 | 赣州 | 台州 | 屯昌 | 如皋 | 普洱 | 丽江 | 大同 | 唐山 | 邹平 | 泗阳 | 防城港 | 包头 | 铁岭 | 新余 | 台州 | 东莞 | 桂林 | 湘西 | 张北 | 巴彦淖尔市 | 保山 | 昆山 | 襄阳 | 自贡 | 琼中 | 平顶山 | 周口 | 阿坝 | 上饶 | 铁岭 | 保定 | 瑞安 | 仙桃 | 许昌 | 七台河 | 温岭 | 阿拉尔 | 博尔塔拉 | 甘南 | 深圳 | 大庆 | 运城 | 邵阳 | 玉林 | 象山 | 孝感 | 仙桃 | 中卫 | 山西太原 | 锡林郭勒 | 白银 | 张家口 | 三明 | 潮州 | 商丘 | 芜湖 | 天门 | 河北石家庄 | 无锡 | 桓台 | 商洛 | 吴忠 | 扬州 | 东台 | 钦州 | 石狮 | 商洛 | 济源 | 丽水 | 延边 | 铜陵 | 塔城 | 聊城 | 高密 | 馆陶 | 濮阳 | 新余 | 河南郑州 | 滁州 | 汕头 | 沛县 | 醴陵 | 黄石 | 开封 | 广州 | 邹平 | 巴彦淖尔市 | 贺州 | 岳阳 | 咸阳 | 齐齐哈尔 | 安顺 | 儋州 | 汉川 | 海拉尔 | 保亭 | 琼中 | 如皋 | 玉树 | 玉溪 | 辽阳 | 吉林长春 | 金坛 | 澳门澳门 | 阜阳 | 宜春 | 锦州 | 天水 | 黄石 | 寿光 | 珠海 | 香港香港 | 白城 | 东方 | 温岭 | 襄阳 | 菏泽 | 台北 | 简阳 | 山东青岛 | 黄石 | 正定 | 大连 | 正定 | 辽宁沈阳 | 海门 | 揭阳 | 日照 | 济南 | 鹰潭 | 渭南 | 澳门澳门 | 咸阳 | 金华 | 伊犁 | 蚌埠 | 茂名 | 铜仁 | 呼伦贝尔 | 大兴安岭 | 仁怀 | 三亚 | 姜堰 | 晋江 | 肥城 | 黄冈 | 常德 | 南通 | 赵县 | 桂林 | 通化 | 瓦房店 | 信阳 | 邢台 | 保山 | 海西 | 四川成都 | 台州 | 石狮 | 天长 | 湖北武汉 | 上饶 | 防城港 | 赤峰 | 酒泉 | 大庆 | 白城 | 大同 | 郴州 | 广西南宁 | 广饶 | 克孜勒苏 | 晋城 | 曲靖 | 龙岩 | 赣州 | 延边 | 邯郸 | 荆门 | 红河 | 仁寿 | 伊春 | 三沙 | 锡林郭勒 | 绥化 | 巢湖 | 茂名 | 湛江 | 长治 | 宁波 | 荆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滕州 | 深圳 | 河源 | 天长 | 蓬莱 | 珠海 | 常德 | 宁波 | 黄山 | 兴安盟 | 桐乡 | 松原 | 吴忠 | 临沂 | 邵阳 | 柳州 | 眉山 | 郴州 | 莆田 | 东营 | 甘肃兰州 | 洛阳 | 文昌 | 芜湖 | 宁夏银川 | 黄山 | 福建福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永康 | 万宁 | 抚顺 | 丹东 | 菏泽 | 汉川 | 香港香港 | 诸暨 | 丽江 | 盘锦 | 东阳 | 廊坊 | 朔州 | 淮安 | 枣阳 | 雄安新区 | 十堰 | 广元 | 如皋 | 江苏苏州 | 玉树 | 天门 | 咸阳 | 包头 | 百色 | 湘潭 | 佳木斯 | 基隆 | 柳州 | 阳泉 | 平顶山 | 荣成 | 哈密 | 博尔塔拉 | 昌都 | 金坛 | 济源 | 沧州 | 赣州 | 惠东 | 绍兴 | 长垣 | 潍坊 | 娄底 | 淮南 | 柳州 | 大庆 | 咸宁 | 深圳 | 永州 | 吐鲁番 | 乌兰察布 | 宜昌 | 三河 | 寿光 | 泗阳 | 晋城 | 靖江 | 中卫 | 赵县 | 开封 | 台北 | 灵宝 | 嘉峪关 | 巴中 | 宣城 | 牡丹江 | 焦作 | 南安 | 燕郊 | 焦作 | 金华 | 南充 | 承德 | 台中 | 湘西 | 岳阳 | 林芝 | 韶关 | 桐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昆山 | 钦州 | 青州 | 东营 | 青海西宁 | 林芝 | 武夷山 | 苍南 | 温州 | 天水 | 聊城 | 开封 | 灌南 | 安岳 | 苍南 | 黑河 | 赵县 | 鄂尔多斯 | 潮州 | 吕梁 | 石河子 | 大庆 | 齐齐哈尔 | 大理 | 眉山 | 嘉兴 | 威海 | 迪庆 | 宣城 | 六盘水 | 儋州 | 延边 | 张家口 | 烟台 | 图木舒克 | 临沂 | 衡阳 | 喀什 | 乐清 | 定州 | 通辽 | 东台 | 文山 | 迪庆 | 南平 | 万宁 | 丽水 | 驻马店 | 芜湖 | 江西南昌 | 陕西西安 | 石嘴山 | 辽阳 | 日照 | 浙江杭州 | 正定 | 济南 | 衡水 | 崇左 | 平潭 | 海南 | 酒泉 | 瑞安 | 博尔塔拉 | 昌吉 | 周口 | 张北 | 漯河 | 偃师 | 贵州贵阳 | 临沂 | 郴州 | 伊犁 | 松原 | 漯河 | 保山 | 嘉兴 | 澄迈 | 高雄 | 黄冈 | 锦州 | 随州 | 大庆 | 安庆 | 遵义 | 阿勒泰 | 宁国 | 扬州 | 周口 | 本溪 | 文昌 | 大同 | 陇南 | 楚雄 | 丹东 | 临夏 | 漯河 | 迁安市 | 德阳 | 本溪 | 邢台 | 乌兰察布 | 榆林 | 抚顺 | 天水 | 山东青岛 | 日照 | 保亭 | 延安 | 龙岩 | 玉林 | 北海 | 眉山 | 台北 | 宿迁 | 泰州 | 张北 | 霍邱 | 泰州 | 海东 | 迪庆 | 吉安 | 象山 | 云南昆明 | 陵水 | 绵阳 | 禹州 | 黔南 | 绍兴 | 临沧 | 章丘 | 肇庆 | 眉山 | 永新 | 香港香港 | 渭南 | 乌海 | 柳州 | 招远 | 喀什 | 鄂州 | 德宏 | 梧州 | 萍乡 | 晋中 | 宜都 | 承德 | 永新 | 池州 | 马鞍山 | 库尔勒 | 江门 | 沧州 | 吉林长春 | 武威 | 顺德 | 嘉峪关 | 寿光 | 临沂 | 日喀则 | 平潭 | 普洱 | 醴陵 | 桓台 | 神农架 | 永新 | 湖州 | 广安 | 嘉兴 | 黔南 | 乌海 | 泗阳 | 信阳 | 海丰 | 温岭 | 南充 | 河池 | 邹平 | 资阳 | 高密 | 开封 | 珠海 | 松原 | 安阳 | 邯郸 | 博尔塔拉 | 大兴安岭 | 安顺 | 如东 | 项城 | 温州 | 金昌 | 咸宁 | 五家渠 | 梅州 | 潍坊 | 海宁 | 霍邱 | 青州 | 扬中 | 淮北 | 广饶 | 洛阳 | 南充 | 宜昌 | 徐州 | 靖江 | 临沂 | 诸城 | 大连 | 咸阳 | 江西南昌 | 长兴 | 余姚 | 襄阳 | 柳州 | 威海 | 仙桃 | 乳山 | 商丘 | 青海西宁 | 东台 | 霍邱 | 辽源 | 海拉尔 | 北海 | 庄河 | 丽水 | 江西南昌 | 仙桃 | 雅安 | 大连 | 台湾台湾 | 林芝 | 海东 | 桓台 | 东台 | 双鸭山 | 沭阳 | 乌海 | 鄂尔多斯 | 衡水 | 启东 | 台北 | 博尔塔拉 | 遵义 | 宁波 | 北海 | 丽江 | 南阳 | 改则 | 茂名 | 巢湖 | 江西南昌 | 安吉 | 大兴安岭 | 仙桃 | 辽宁沈阳 | 江门 | 张掖 | 四川成都 | 晋城 | 荆州 | 昆山 | 晋江 | 杞县 | 简阳 | 庆阳 | 泗阳 | 西藏拉萨 | 廊坊 | 海安 | 三沙 | 临沧 | 日照 | 沭阳 | 盘锦 | 亳州 | 鄢陵 | 江西南昌 | 营口 | 晋城 | 乳山 | 燕郊 | 阜阳 | 招远 | 公主岭 | 晋城 | 海西 | 铜仁 | 毕节 | 淄博 | 灌云 | 莆田 | 衡水 | 湘西 | 玉环 | 晋中 | 十堰 | 厦门 | 玉树 | 桐乡 | 屯昌 | 衡阳 | 荆州 | 九江 | 五家渠 | 平潭 | 吉林 | 大庆 | 高雄 | 四平 | 章丘 | 台山 | 陕西西安 | 毕节 | 石河子 | 燕郊 | 黄石 | 襄阳 | 铜仁 | 大庆 | 白银 | 通辽 | 牡丹江 | 嘉峪关 | 丹东 | 呼伦贝尔 | 丽江 | 汕头 | 朔州 | 牡丹江 | 巢湖 | 白山 | 任丘 | 海南 | 鞍山 | 安徽合肥 | 抚顺 | 昭通 | 洛阳 | 灌南 | 神农架 | 山东青岛 | 武安 | 白沙 | 余姚 | 保亭 | 海南 | 乳山 | 忻州 | 潍坊 | 哈密 | 嘉兴 | 诸暨 | 延边 | 改则 | 曲靖 | 沛县 | 包头 | 广元 | 黔东南 | 昌吉 | 潮州 | 景德镇 | 海西 | 海北 | 桂林 | 永州 | 浙江杭州 | 甘肃兰州 | 常德 | 澄迈 | 四川成都 | 黑河 | 赣州 | 武安 | 肥城 | 云浮 | 白银 | 玉环 | 三门峡 | 南安 | 威海 | 丽水 | 柳州 | 孝感 | 济南 | 防城港 | 溧阳 | 曲靖 | 沧州 | 五指山 | 大同 | 长兴 | 菏泽 | 益阳 | 淄博 | 琼中 | 和田 | 武威 | 平凉 | 桐城 | 贺州 | 遂宁 | 内江 | 贺州 | 辽源 | 牡丹江 | 白城 | 池州 | 三河 | 曲靖 | 鞍山 | 长兴 | 洛阳 | 深圳 | 永新 | 保定 | 台湾台湾 | 永新 | 河南郑州 | 汕头 | 仁寿 | 娄底 | 昌都 | 江苏苏州 | 青海西宁 | 那曲 | 盐城 | 廊坊 | 曲靖 | 湖北武汉 | 神木 | 大庆 | 淄博 | 湛江 | 安康 | 忻州 | 菏泽 | 儋州 | 神木 | 开封 | 百色 | 攀枝花 | 崇左 | 日照 | 山西太原 | 陕西西安 | 平凉 | 台南 | 清远 | 澄迈 | 乌兰察布 | 海东 | 齐齐哈尔 | 榆林 | 温州 | 金坛 | 遂宁 | 巴彦淖尔市 | 明港 | 荆州 | 库尔勒 | 台南 | 仁寿 | 六盘水 | 惠东 | 萍乡 | 通化 | 定安 | 姜堰 | 钦州 | 株洲 | 大庆 | 丹阳 | 兴化 | 吉林 | 凉山 | 商丘 | 大庆 | 丹阳 | 临海 | 黔西南 | 定安 | 山西太原 | 明港 | 辽宁沈阳 | 包头 | 灵宝 | 玉林 | 浙江杭州 | 陕西西安 | 汉中 | 镇江 | 临沧 | 淮南 | 黄冈 | 朝阳 | 邳州 | 厦门 | 澳门澳门 | 陵水 | 赣州 | 包头 | 洛阳 | 萍乡 | 运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瓦房店 | 五指山 | 长垣 | 安徽合肥 | 乐清 | 吐鲁番 | 安庆 | 临沧 | 驻马店 | 灌南 | 灌南 | 福建福州 | 泰安 | 通辽 | 芜湖 | 营口 | 扬中 | 招远 | 日照 | 新乡 | 珠海 | 雄安新区 | 琼中 | 云浮 | 那曲 | 明港 | 柳州 | 辽源 | 昆山 | 北海 | 黄南 | 河源 | 辽源 | 阳江 | 永州 | 嘉兴 | 儋州 | 瓦房店 | 雄安新区 | 邹平 | 山南 | 五指山 | 洛阳 | 遵义 | 高密 | 葫芦岛 | 乳山 | 莒县 | 延边 | 铁岭 | 固原 | 昌吉 | 邵阳 | 塔城 | 阜阳 | 台北 | 阿拉尔 | 泸州 | 牡丹江 | 吉安 | 文昌 | 大丰 | 沧州 | 福建福州 | 吐鲁番 | 灌南 | 台山 | 博尔塔拉 | 肥城 | 安吉 | 扬州 | 余姚 | 柳州 | 黔南 | 洛阳 | 玉树 | 昌吉 | 山南 | 广饶 | 永州 | 桐乡 | 恩施 | 葫芦岛 | 清远 | 九江 | 邢台 | 娄底 | 河源 | 简阳 | 黑河 | 湖南长沙 | 开封 | 海西 | 三明 | 西藏拉萨 | 贵港 | 三亚 | 迁安市 | 陕西西安 | 内江 | 凉山 | 香港香港 | 达州 | 山南 | 贵港 | 日照 | 那曲 | 大丰 | 广西南宁 | 湖北武汉 | 广安 | 深圳 | 邵阳 | 高密 | 宜昌 | 海宁 | 巴彦淖尔市 | 吉安 | 醴陵 | 溧阳 | 襄阳 | 平凉 | 德清 | 和县 | 偃师 | 白沙 | 澄迈 | 枣阳 | 鄂州 | 衢州 | 咸阳 | 中卫 | 汝州 | 招远 | 宜昌 | 临汾 | 岳阳 | 锡林郭勒 | 昌吉 | 东莞 | 台州 | 江西南昌 | 南充 | 牡丹江 | 溧阳 | 阿拉善盟 | 三亚 | 桓台 | 梧州 | 深圳 | 潜江 | 泰兴 | 张家界 | 辽宁沈阳 | 唐山 | 海南海口 | 平潭 | 大理 | 保定 | 荆门 | 台山 | 柳州 | 陕西西安 | 简阳 | 凉山 | 盐城 | 襄阳 | 顺德 | 怒江 | 新沂 | 河北石家庄 | 东海 | 高密 | 石狮 | 赣州 | 温岭 | 红河 | 宜都 | 齐齐哈尔 | 图木舒克 | 上饶 | 眉山 | 四平 | 喀什 | 三亚 | 阿里 | 大连 | 克拉玛依 | 潜江 | 琼中 | 福建福州 | 余姚 | 泰兴 | 文山 | 定西 | 高密 | 长治 | 信阳 | 晋中 | 六盘水 | 博尔塔拉 | 大兴安岭 | 泸州 | 固原 | 温州 | 偃师 | 馆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