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詩詞網  更新更全的詩詞資訊網絡平臺


          >>   藝術

        詩詞網

        www.r128audio.com

        更新更全的詩詞網絡資訊平臺

        電子信箱:8433195@qq.com

        QQ: 8433195

        藝術
         
        屠 岸:一個民族沒有詩歌會很可悲
         發布時間:2016/6/4 瀏覽次數:752

        屠岸:一個民族沒有詩歌會很可悲

        采訪者:黃瑋

        受訪者:屠岸

        屠岸,1923年生于江蘇省常州市,筆名叔牟,本名蔣壁厚。1946年肄業于上海交通大學。歷任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文藝處干部,華東地區文化部副科長,《戲劇報》編輯、編輯部主任,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現代文學編輯室副主任、主任及副總編、總編、專家委員會副主任。1941年開始發表作品。2011年11月12日,獲得“2011年中國版權產業風云人物”獎。著作有《萱蔭閣詩抄》、《屠岸十四行詩》、《啞歌人的自白――屠岸詩選》、《詩愛者的自白――屠岸的散文和散文詩》、《深秋有如初春――屠岸詩選》、《傾聽人類靈魂的聲音》、《詩論·文論·劇論――屠岸文藝評論集》、《夜燈紅處課兒詩》等。譯著有惠特曼詩集《鼓聲》、《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莎士比亞歷史劇《約翰王》、莎士比亞長篇敘事詩《魯克麗斯失貞記》(與屠笛合譯)、斯蒂文森兒童詩集《一個孩子的詩國》(與妻子方谷繡合譯)、《英美著名兒童詩一百首》、《英美兒童詩精品選》三種、《英語詩歌精選讀本》(英漢雙語)、《迷人的春光――英國抒情詩選》(與卞之琳等合譯)、《我聽見亞美利加在歌唱---美國詩選》(與楊德豫等合譯)、《濟慈詩選》、《英國詩選》。編輯《田漢全集》(任副主編),選編有《外國詩歌經典100篇》(與章燕合編)!稘仍娺x》譯本獲第二屆魯迅文學獎文學翻譯彩虹獎。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

        近日,當93歲高齡的著名詩人、翻譯家屠岸現身上海思南讀書會,用英文吟誦莎士比亞十四行詩時,讀者仿佛同時看到了詩和遠方。

        對這位《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第一部中文全譯本的譯者而言,寫詩和譯詩,是畢生的事業,也是心靈棲息的方式。在接受記者專訪中,屠岸描繪了他心目中的詩和遠方的文化。在他看來,一個民族如果沒有詩歌的聲音,就會缺乏精神上的豐富和優雅,就不會百花盛開、生氣勃勃。

        愛上了莎士比亞

        上海豫園,九曲橋彎彎,在微風里。

        93歲的屠岸故地重游。步移景換間,收藏在他生命中的上海往事,隨風而至。最先脫口而出的是,“1949年9月25日,我在《解放日報》發表了一首詩《光輝的一頁》,歌頌新中國即將成立!敝敝杆撵`的棲息之地——詩與詩意。

        而他棲身上海,始于1936年。作別故鄉常州,考入江蘇省立上海中學,13歲的屠岸在這里接受新文化的洗禮。

        黃浦江畔的歲月,就像命運在他身體里埋下了兩顆事業的種子,在日后長成茂盛的叢林。

        初到上海的一個冬夜,冷極。少年屠岸輾轉難眠,索性起身,直抒詩懷:“天上是孤獨的月亮/我站在操場上/想那些衣不遮體的窮人……北風呼呼如狼似虎!边@首《北風》,成為詩人屠岸的起點。

        借居上海姨母家,就讀光華大學英文系的表兄的書籍,讓屠岸的目光越過重洋,頓時開闊!拔医洺?幢硇值摹队膶W史》《英國詩歌選》,最后反而是我愛上了莎士比亞!

        不過,遇見原汁原味的莎士比亞,要到屠岸考入上海交通大學之后。在一家舊書店,他發現了一冊英文原版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1904年倫敦德拉莫爾出版社出版的夏洛蒂·斯托普斯注釋本!翱戳俗⑨,我更能理解莎士比亞詩的內容了,就產生了翻譯的想法!边@個想法,正是翻譯家屠岸的出發。

        記者:莎士比亞的詩句最初劃過您的生命時,帶給您怎樣的心靈觸動?

        屠岸:讀到那些詩句時,我被莎士比亞的藝術和思想征服了。他的十四行詩音韻優美,形式整齊,內容精粹,思想深刻,我太喜歡了。上世紀40年代中期,我開始翻譯莎翁十四行詩。

        記者:翻譯西方詩歌,使您的詩歌生涯有了兩個傳統:一個是縱向的東方繼承,一個是橫向的西方移植。

        屠岸:我的詩歌啟蒙,來自我的母親。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母親就教我讀《古文觀止》《唐詩三百首》《唐詩評注讀本》等等,從那時起我成為詩歌的朝圣者,一生不輟。

        當時,母親總是先解釋詩文的內容,再自己朗誦幾遍,然后叫我跟著她吟誦。我像唱山歌一樣跟著吟誦,對內容不求甚解,只是覺得能從吟誦中得到樂趣。母親教我的是“常州吟誦”,2008年這種吟誦調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我是這個“非遺”的三位代表性傳人之一。

        記者:這些抑揚頓挫的吟誦,在不知不覺間鋪陳出您生命的詩歌底色。

        屠岸:直到今天,我仍喜歡吟誦著詩歌入睡,無論是中國的李白、杜甫、白居易,還是西方的莎士比亞、華茲華斯、濟慈,都是對我生命的慰藉與激勵,讓我倍感美好。就像我的友人打趣說的那樣,每天我不用服安眠藥,我服的是“詩藥”。

        “盜取”文化的火

        這個世界讀書日,恰逢莎士比亞逝世400周年紀念日。

        屠岸以《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譯者的身份受邀來到上海,為讀者講述自己與莎翁跨越時空的“交往”。

        莎翁十四行詩共154首,1609年在倫敦出版。上世紀30年代起,其十四行詩陸續被譯介到中國,但直至1950年,屠岸所譯之《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問世,才有了第一部中文全譯單行本。在翻譯之余,屠岸還以自己詩人的感悟,為每首詩撰寫了言簡意賅的“譯解”,進行解讀。

        66年來,屠岸譯本在時間的河流中不斷被打磨,歷經他500余次的修改,積淀成為一部經典。他“執迷不悟”地說:“對詩歌翻譯的琢磨、改進,是無止境的。這是我一輩子的工作!

        66年來,這個由打磨和詩意合力完成的漫長陪伴,也成為出版界一樁文化事件。屠岸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不斷再版,迄今為止累計印數達60多萬冊。今年,該譯本又以“最中國”的樣貌面世——上海人民出版社推出線裝本《莎士比亞十四行詩》。在這里,宣紙、繁體字、豎排,線裝書所散發的中國文化韻味,和莎翁十四行詩所綻放的西方文化光芒,跨過時空的千山萬水,高處相逢。

        或許,這同樣可以被視為屠岸深情而執著地在中西文化之間跋涉、游弋的一個寫照。

        記者:聽說了您與莎翁的“交往史”后,有讀者這樣感嘆道:一個人一生中的近70年都在翻譯莎翁十四行詩,這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屠岸:上世紀40年代的那個版本,有的語言比較陳舊,有的比較單薄,所以我要不斷進行修訂,使其能為今天的讀者所接受。

        記者:您有一個觀點,譯詩難,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更難。為什么如此之難?

        屠岸:詩歌的翻譯,不僅要譯出原詩的韻律、節奏之美,還要譯出原詩的神韻與風格之美,達到形式和內容的合一,難就難在這里。比如,雪萊在《為詩辯護》中直接就指出,詩歌不能翻譯。美國詩人羅伯特·弗羅斯特認為,詩就是經過翻譯而失去的東西。他們的說法,未免絕對化,但說明了譯詩之難。

        記者:但翻譯又是必須的。就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說的,“詩歌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親密表達方式。它讓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們,信仰著他們共同堅守的人類命運!敝挥型ㄟ^翻譯,這種共同的信仰才能真正實現。

        屠岸:中國古語說“詩言志”、“詩緣情”,民族不同,語言不同,但人們的情和志都是相通的。因此,詩歌的翻譯有它的可行性。當然,在翻譯中它會失去一些東西,而優秀的翻譯家則能把原本的東西盡可能地多保留一點。

        如果詩歌不能翻譯,那么,中國人就不會知道莎士比亞,外國人也不會知道李白、杜甫,對吧?魯迅稱翻譯家就是普羅米修斯,“盜取”文化的火給不同語言的人們,以實現彼此之間的交流。

        在我看來,真正要譯好一首詩,需要通過譯者與作者心靈的溝通、靈魂的擁抱,兩者合一。擁抱原詩是一種精神上的共振、融合,譯者要把作者的東西化為自己的,體會對方的創作情緒。有時翻譯得不成功,就千方百計去找那個表述方式,尤其是那些適用于押韻的字詞,就像追求愛人一樣,最后終于追到了,是一種精神狂歡。

        記者:《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譯本修訂過程中,您也是千方百計,比如,向卞之琳先生請教。

        屠岸:我第一次登門討教卞之琳先生是在1962年。卞先生對我的翻譯是肯定的,但認為還需要修訂加工,當時他親自譯了莎翁十四行詩的第一首,給我做示范。卞先生主張詩歌翻譯要在“形”上遵從原詩的格律和韻式,并形成了譯詩形式上的典范方法:以頓代步,韻依原詩,亦步亦趨。他的翻譯理念對我產生了很大影響。

        有一次,我還借用卞先生的借書卡,從社科院外文所資料室借閱英文版《莎士比亞全集集注本》中關于十四行詩的一卷。我根據書中的各家注釋和卞先生的翻譯主張,進行了全面修訂加工。修訂后的版本,卞先生認為更加謹嚴、光潤。

        記者:這樣的與詩壇大家的交往,本身就像一首詩。類似的交往多嗎?

        屠岸:我與一些大詩人都有過交往。比如,艾青先生,還有臧克家先生。臧克家先生晚年時,我去拜訪他,他送給我一首小詩:“我/一團火/灼人/也將自焚!蹦菚r,他已經九十好幾了,但是又發出了詩的亮光。

        一株飽經滄桑的大樹

        友人記得,多年前第一次見到屠岸時,屠岸遞過來的名片上,頭銜是——詩愛者詩作者詩譯者。不由肅然起敬。

        屠岸寫過,我是詩的戀者,無論是古典,浪漫,象征,意象;無論是中國的,外國的,只要是詩的殿堂,我就是向那里進香的朝圣者。那么情真意切。

        而更多的是屠岸獨自一人為了詩歌而苦苦吟詠、徹夜推敲的情節,由漫長的時光一一記錄與見證。

        1943年夏,屠岸到江蘇呂城農村過暑假。流連鄉野的一個多月里,50多首詩“噴薄而出”,他迎來了詩歌創作的第一個高潮!鞍滋煳以谔镩g、河邊觀察,與農民交談,體驗他們的情愫,咀嚼自己的感受;晚上我在豆燈光下、麻布帳里構思、默誦、書寫、涂改,流著淚謄抄,有時通宵達旦!

        一個深夜,屠岸邊寫邊情不自禁高聲朗誦起來,念至“天地壇起火了”這句詩時,他激情飽滿的聲音,驚醒了睡在隔壁的沈大哥;秀敝,沈大哥真的以為哪里著火了,急忙從房間里奔出來。待弄清事情原委后,沈大哥直呼他“詩呆子”。

        翻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之后,“詩呆子”開始嘗試著寫十四行詩。1986年,《屠岸十四行詩》出版。卞之琳評價他的十四行詩“得心應手,不落斧鑿痕跡!痹娙肃嵜粽J為他的詩“讓哲理穿上布衣裳”。

        詩歌,不僅讓屠岸贏得了綽號與贊譽,獲得了沉醉與狂喜,更讓他人生的磨難得到了悲愴的詩意支撐!拔母铩睍r期,在干校勞動,他雙手割著高粱,心中默誦詩歌,把切割動作和詩行節奏結合起來,一步步地往前。身體困頓于田地間,惟有心隨著詩遠行。

        現在看來,13歲那年的《北風》,吹啊吹,直到如今93歲的高齡,詩歌宛如屠岸命運的風標,艱難但優雅,始終充滿向往。80年來,詩人的創作環境一再變化,而詩人的人生哲學和詩歌哲學卻像一株飽經滄桑的大樹,日復一日地挺拔、堅韌、蒼翠。

        記者:同樣是面對詩歌,創作和翻譯有何不同?

        屠岸:翻譯要憑悟性,寫詩要憑靈感。沒有靈感,硬寫出來的詩,是沒有感情、干巴巴的,是偽詩。

        記者:真正的詩歌是要表達情感的。

        屠岸:對。我有一個原則,寫不出來時,就不硬寫。

        記者:在您心目中,詩歌意味著什么?

        屠岸:就像我在詩集《晚歌如水》的序言里所寫的,我未曾受過牧師的洗禮,但詩歌就是我的宗教,繆斯就是我的上帝。也就是說,詩歌是我的安身立命之本。

        記者:您以怎樣的虔誠面對自己的宗教?

        屠岸:本著關懷群眾、關懷民族、關懷國家的初衷,這一點是貫穿始終的。當然也有寫內心世界的詩。但內宇宙與外宇宙是相通的,血肉相連的。沒有愛心,詩歌就沒有生命。

        記者:詩歌的生命,可以向大眾傳遞出什么?

        屠岸:寫詩除了抒發自己的感情,還要有一種使命感,就是要給讀者帶來好的影響,要寫真善美,不要把壞的東西給讀者。

        記者:上世紀90年代初,您用3年時間譯成《濟慈詩選》,獲得了第二屆魯迅文學獎翻譯獎。但從某種角度來說,濟慈和濟慈的詩歌與您精神的契合,是否比獎項更具功能性和意義?

        屠岸:是的。在英國詩人中我最喜歡兩位,一位是莎士比亞,一位就是濟慈。而在這兩者中,我又更親近濟慈。

        濟慈只活了25歲,他22歲得了肺結核,我也在22歲得了肺結核,這在當時是可怕的病。對我來說,濟慈就像是一個異國異代的知己,我們好像穿越了時空在生命和詩情上相遇。

        濟慈提倡用美來抗衡社會的丑惡,我深受其影響。由于喜愛濟慈,我情不自禁地著手翻譯他的詩歌。2001年,我去倫敦,拜訪了濟慈故居,并把我翻譯的《濟慈詩選》送給了濟慈故居。我又去了羅馬,拜訪了濟慈臨終故居和濟慈墓。

        記者:這是對詩人的致意,也是對文化的致敬。

        屠岸:是的。詩歌之美,可以超越民族與國界。

        從生活的真實當中長出來

        年過九旬的屠岸,精神矍鑠,神態儒雅,筆耕不輟。

        他的平和與儒雅,讓他看似一座寧靜的山。但實際上,有巖漿在其中奔涌。

        不知道他經歷的人,難以想象他命運的波瀾起伏:抗日戰爭時期顛沛流離,解放戰爭期間參加共產黨、投身秘密地下活動,“大饑荒”中肺病復發不得已切除一側肺葉,“文革”時被抄家、蹲牛棚、下干校,改革開放后受命出任人民文學出版社黨委書記、總編輯之職……

        不喜歡詩歌的人,看不到他性格中激情的一面:一種由持久的詩意釀就的激情,一種不妥協地追求美和生命力的韌勁!皼]有新鮮感就沒有詩,我每天看到東西都是新鮮的,太陽存在億萬年,但是每天看它都是新的。我完全可以做一個嬰兒,去擁抱生活。把每一天看作新的生命的開始,就不會萎頓、不會沉淪!

        因此,至今這位老者身上依然有著新鮮的激情與生命力,依然具有一種由內而外投射周遭與社會的能量。

        屠岸愛詩,也希望自己的后輩懂得欣賞好詩。曾有幾年,家中每周或每半月舉行一次詩會,并以小外孫的名字命名為“晨笛家庭詩會”。全家聚集一堂,詩意勃發,屠岸的“常州吟誦”古詩詞必是最受歡迎的節目。

        2011年,北京推出公益項目“四號詩歌坊”,讓經典好詩亮相北京地鐵四號線。屠岸的作品《紙船》搭上了地鐵四號線,使得詩意的傳播具有了嶄新的速度。

        對于詩意在中國大地上的棲居,屠岸始終關注。有時批評,有時鼓勵,都是因為對詩的熱愛?吹接腥艘詣撔轮,顛覆詩的形與神,他堅決反對:詩是要變的,但萬變不能離其宗。詩的創新不能背離真善美這個根本,不能超越應有的底線。否則,詩就變到詩的反面去了;談及女詩人余秀華的“橫空出世”,他不吝贊美:一個腦癱病人能堅持寫詩,很不容易。她有詩智,很不簡單。

        記者:今天,信息爆炸、科技突飛猛進、全球一體化這樣的時代潮流滾滾而來,詩與詩意何以安身?

        屠岸:這些時代新特征,確實給詩歌提出了新的課題。當下的詩壇,確實也不那么繁榮。但是,詩是人類的精神家園,只要人類不滅,詩歌就不亡。我相信,詩歌的精神會有更發揚光大的一天。對此,我是比較樂觀的。

        記者:中國是一個詩的國度,世事變遷,但唐時的風,宋時的雨,總會以今天的方式繼續著。比如,近些年來“工人詩人”頻頻成為詩壇的新聞性話題,那些浸潤著汗水的詩句直指人心。

        屠岸:是的,現在出現了一批草根詩人,他們在工廠里、工地上勞動,也用詩歌來表達他們的生活和感情。詩歌在民間,這是傳統。不少大詩人,都是從民間來的。比如,濟慈就出生于底層家庭,家境非常貧困,但他的詩非常卓越。

        記者:詩歌在民間。

        屠岸:詩歌要反映生活,是從生活的真實當中長出來的。詩人不能脫離人民,脫離人民他的詩就空了。今天的這些民間詩人,當然不是每一個都很優秀,但是有很多是比較優秀的。我想,他們的這些詩歌會在中國詩歌史上留下痕跡。

        記者:您如何看待詩歌對一個民族精神成長的影響?

        屠岸:一個民族,如果沒有詩的精神,是很可悲的。

        詩歌是人類靈魂的聲音。詩歌不像政治、經濟、軍事那樣,直接干預和改變人的現實命運,但卻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類的精神世界。一個民族如果沒有詩歌的聲音,就會缺乏精神上的豐富和優雅,就不會百花盛開、生氣勃勃。這個民族的靈魂將是喑啞的。

         

         


        Copyright ©2002-2018  版權所有:詩詞網  SHIC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10)63049438  郵箱:shiciwang@163.com  QQ:8433195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京ICP備06033290號-1  支持單位:詩詞之友文化發展中心  網站制作:轉折文化


         
        三分pk10app
      1.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昌吉 | 泉州 | 晋江 | 章丘 | 仙桃 | 雄安新区 | 邹平 | 新疆乌鲁木齐 | 阜新 | 曲靖 | 偃师 | 阳春 | 河源 | 南京 | 武安 | 蓬莱 | 黄南 | 眉山 | 慈溪 | 大丰 | 崇左 | 沧州 | 禹州 | 七台河 | 迁安市 | 南充 | 宁波 | 白城 | 蚌埠 | 资阳 | 佳木斯 | 青州 | 郴州 | 陕西西安 | 东台 | 遵义 | 淄博 | 灵宝 | 天水 | 孝感 | 宜春 | 泸州 | 固原 | 文昌 | 南京 | 鄂州 | 张家界 | 绵阳 | 乌海 | 山西太原 | 如东 | 毕节 | 毕节 | 资阳 | 德州 | 邵阳 | 桐城 | 武夷山 | 神农架 | 铁岭 | 锡林郭勒 | 榆林 | 齐齐哈尔 | 岳阳 | 单县 | 百色 | 安吉 | 昌吉 | 江苏苏州 | 潮州 | 嘉兴 | 七台河 | 珠海 | 巴彦淖尔市 | 荆门 | 东莞 | 攀枝花 | 馆陶 | 常德 | 绵阳 | 六盘水 | 和田 | 天水 | 晋城 | 衢州 | 深圳 | 揭阳 | 信阳 | 蓬莱 | 安岳 | 济南 | 嘉兴 | 白城 | 贵州贵阳 | 无锡 | 台湾台湾 | 溧阳 | 莒县 | 葫芦岛 | 瓦房店 | 枣庄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哈密 | 海西 | 建湖 | 咸宁 | 海宁 | 泰兴 | 潍坊 | 吴忠 | 吉林 | 南京 | 赤峰 | 白沙 | 通辽 | 日土 | 襄阳 | 丹东 | 广饶 | 迪庆 | 张北 | 燕郊 | 陵水 | 天水 | 仁怀 | 馆陶 | 吉林 | 博罗 | 武威 | 渭南 | 定安 | 三河 | 乐平 | 连云港 | 南充 | 宿迁 | 驻马店 | 改则 | 乐山 | 大庆 | 贵港 | 单县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永州 | 固原 | 吉林长春 | 抚州 | 吉林 | 临猗 | 深圳 | 恩施 | 博罗 | 台南 | 武安 | 宁德 | 酒泉 | 衡阳 | 章丘 | 随州 | 鞍山 | 三明 | 海西 | 常德 | 南充 | 广元 | 南安 | 醴陵 | 定安 | 石狮 | 毕节 | 东营 | 莱州 | 大连 | 保亭 | 金昌 | 南充 | 灌南 | 临沂 | 阜阳 | 齐齐哈尔 | 武夷山 | 五指山 | 安阳 | 泰安 | 图木舒克 | 阿拉善盟 | 九江 | 盐城 | 德宏 | 伊春 | 海南 | 大同 | 长治 | 鹰潭 | 昭通 | 邯郸 | 澳门澳门 | 抚州 | 寿光 | 威海 | 张家界 | 和田 | 兴安盟 | 吕梁 | 鹰潭 | 瑞安 | 大连 | 安徽合肥 | 青海西宁 | 荆门 | 陕西西安 | 鹰潭 | 吉林长春 | 临猗 | 丽水 | 无锡 | 台南 | 南充 | 临猗 | 铁岭 | 甘肃兰州 | 广饶 | 双鸭山 | 海拉尔 | 白山 | 林芝 | 阜新 | 台州 | 博尔塔拉 | 嘉善 | 保定 | 潮州 | 福建福州 | 铁岭 | 临沂 | 诸暨 | 韶关 | 宝应县 | 任丘 | 宿州 | 宜昌 | 如东 | 明港 | 邹平 | 阳春 | 庆阳 | 青州 | 通辽 | 金华 | 株洲 | 丽江 | 白银 | 商洛 | 池州 | 延安 | 姜堰 | 泗阳 | 铜仁 | 瓦房店 | 临猗 | 宜宾 | 韶关 | 广西南宁 | 张掖 | 大庆 | 浙江杭州 | 宁国 | 鹤壁 | 阿拉尔 | 余姚 | 和田 | 资阳 | 临汾 | 兴安盟 | 吉安 | 揭阳 | 泰兴 | 漯河 | 扬州 | 乳山 | 邹平 | 韶关 | 日土 | 山东青岛 | 包头 | 赤峰 | 石狮 | 霍邱 | 湖北武汉 | 黄石 | 安顺 | 乐清 | 公主岭 | 中卫 | 海拉尔 | 包头 | 秦皇岛 | 任丘 | 普洱 | 云浮 | 中山 | 芜湖 | 潍坊 | 清徐 | 绥化 | 乐山 | 丹阳 | 湖北武汉 | 乌兰察布 | 温岭 | 泰州 | 昌都 | 慈溪 | 台北 | 临汾 | 临夏 | 哈密 | 伊春 | 怒江 | 巢湖 | 伊春 | 海西 | 建湖 | 定安 | 巴彦淖尔市 | 四平 | 临沧 | 顺德 | 阳泉 | 泗阳 | 惠东 | 大丰 | 高雄 | 金华 | 慈溪 | 五指山 | 信阳 | 石河子 | 三沙 | 白沙 | 偃师 | 安徽合肥 | 甘孜 | 定州 | 山西太原 | 朔州 | 芜湖 | 黑龙江哈尔滨 | 张家界 | 广安 | 凉山 | 吉安 | 徐州 | 库尔勒 | 大连 | 包头 | 德宏 | 资阳 | 德州 | 项城 | 肥城 | 巴彦淖尔市 | 台南 | 铁岭 | 威海 | 瑞安 | 揭阳 | 塔城 | 临海 | 兴安盟 | 梧州 | 仙桃 | 南京 | 张家界 | 抚州 | 安吉 | 抚顺 | 来宾 | 五家渠 | 吉林 | 潜江 | 乌兰察布 | 丽水 | 如东 | 白山 | 海南海口 | 聊城 | 绵阳 | 海西 | 三门峡 | 青州 | 陕西西安 | 乐清 | 淄博 | 邢台 | 临猗 | 山西太原 | 吴忠 | 大兴安岭 | 庆阳 | 邹平 | 阿勒泰 | 保定 | 厦门 | 兴化 | 雅安 | 保山 | 海南 | 贺州 | 中卫 | 泗洪 | 正定 | 清远 | 乐山 | 钦州 | 武夷山 | 蓬莱 | 绥化 | 廊坊 | 淮南 | 阿拉善盟 | 黔东南 | 淮安 | 儋州 | 昌都 | 宁波 | 佛山 | 阿里 | 巴彦淖尔市 | 库尔勒 | 常德 | 池州 | 沛县 | 乐平 | 库尔勒 | 周口 | 厦门 | 如皋 | 周口 | 昭通 | 三沙 | 黔东南 | 新乡 | 武安 | 武安 | 石河子 | 七台河 | 澄迈 | 台北 | 海西 | 沧州 | 寿光 | 焦作 | 通辽 | 德阳 | 仁寿 | 象山 | 公主岭 | 东方 | 肇庆 | 济源 | 钦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泰安 | 大理 | 济宁 | 塔城 | 大丰 | 内江 | 宜春 | 烟台 | 百色 | 湘潭 | 张掖 | 江门 | 柳州 | 日照 | 贵州贵阳 | 扬州 | 三门峡 | 咸宁 | 五指山 | 铁岭 | 保亭 | 仙桃 | 泰兴 | 济宁 | 泗阳 | 滁州 | 嘉兴 | 甘南 | 西双版纳 | 阜阳 | 梧州 | 马鞍山 | 石嘴山 | 齐齐哈尔 | 长治 | 长葛 | 鄂州 | 寿光 | 仁寿 | 焦作 | 陕西西安 | 海东 | 如皋 | 林芝 | 桓台 | 巴音郭楞 | 西藏拉萨 | 呼伦贝尔 | 瑞安 | 安阳 | 安徽合肥 | 克孜勒苏 | 石狮 | 晋城 | 淄博 | 广州 | 眉山 | 石河子 | 宜都 | 洛阳 | 固原 | 遵义 | 南充 | 长兴 | 辽源 | 包头 | 广元 | 漳州 | 宿州 | 喀什 | 神农架 | 威海 | 澄迈 | 莒县 | 玉环 | 潮州 | 凉山 | 常州 | 镇江 | 四川成都 | 辽源 | 白城 | 吕梁 | 安徽合肥 | 乌兰察布 | 澳门澳门 | 桐乡 | 建湖 | 潜江 | 正定 | 宜昌 | 台中 | 温岭 | 阳春 | 西藏拉萨 | 中山 | 阿拉尔 | 河源 | 池州 | 遂宁 | 山西太原 | 汉川 | 泉州 | 兴化 | 陕西西安 | 柳州 | 安庆 | 榆林 | 宁国 | 忻州 | 淮南 | 白银 | 临沧 | 包头 | 吉林 | 溧阳 | 阳泉 | 淄博 | 海南 | 十堰 | 赵县 | 青州 | 常州 | 基隆 | 绥化 | 宿州 | 临猗 | 鄂尔多斯 | 厦门 | 甘肃兰州 | 扬中 | 衡水 | 安庆 | 梅州 | 儋州 | 海南 | 资阳 | 新泰 | 湖州 | 邢台 | 四平 | 台北 | 武安 | 濮阳 | 南京 | 邢台 | 定州 | 三亚 | 石狮 | 滨州 | 攀枝花 | 庆阳 | 安顺 | 庆阳 | 咸阳 | 平凉 | 广安 | 邳州 | 石河子 | 日土 | 庄河 | 周口 | 海门 | 永康 | 仁寿 | 阿勒泰 | 铁岭 | 海南 | 南京 | 和田 | 莒县 | 随州 | 莱州 | 贵港 | 平凉 | 临汾 | 邳州 | 石嘴山 | 泸州 | 天水 | 杞县 | 荆门 | 白山 | 曲靖 | 廊坊 | 张家口 | 金华 | 阜新 | 云浮 | 海门 | 邹城 | 七台河 | 荆门 | 神木 | 湘西 | 白沙 | 日土 | 安徽合肥 | 许昌 | 商洛 | 东台 | 咸宁 | 海西 | 兴安盟 | 温州 | 楚雄 | 玉环 | 博罗 | 新余 | 乐清 | 莒县 | 龙岩 | 丽水 | 白银 | 宜昌 | 大同 | 东营 | 贵州贵阳 | 秦皇岛 | 如皋 | 琼海 | 神农架 | 邵阳 | 郴州 | 灌南 | 台北 | 莒县 | 深圳 | 长垣 | 景德镇 | 金昌 | 肥城 | 改则 | 百色 | 宜昌 | 昭通 | 台湾台湾 | 咸阳 | 那曲 | 阳江 | 佳木斯 | 南京 | 安吉 | 云南昆明 | 迪庆 | 东营 | 桐乡 | 黄石 | 台山 | 宜春 | 临夏 | 大兴安岭 | 垦利 | 白沙 | 邢台 | 大兴安岭 | 阳泉 | 常德 | 陵水 | 营口 | 通辽 | 五指山 | 三沙 | 运城 | 东阳 | 海北 | 保定 | 顺德 | 阳泉 | 莆田 | 巴中 | 呼伦贝尔 | 宜昌 | 澳门澳门 | 云南昆明 | 绵阳 | 保定 | 漳州 | 信阳 | 宁国 | 汉川 | 黑河 | 海门 | 白沙 | 抚州 | 克拉玛依 | 诸城 | 邢台 | 包头 | 抚顺 | 安徽合肥 | 柳州 | 安庆 | 宜春 | 安康 | 泉州 | 山东青岛 | 任丘 | 任丘 | 山南 | 宜昌 | 海宁 | 禹州 | 广元 | 如东 | 鹰潭 | 酒泉 | 塔城 | 韶关 | 神木 | 顺德 | 三亚 | 高雄 | 丹东 | 抚州 | 湖南长沙 | 陇南 | 如东 | 六安 | 临沧 | 通辽 | 信阳 | 沧州 | 临海 | 石河子 | 石嘴山 | 宿迁 | 玉林 | 澳门澳门 | 定西 | 昌吉 | 迪庆 | 禹州 | 娄底 | 咸阳 | 庄河 | 云南昆明 | 阿里 | 乌兰察布 | 河源 | 包头 | 铜陵 | 达州 | 新泰 | 郴州 | 石狮 | 庆阳 | 新乡 | 安岳 | 金华 | 吴忠 | 淄博 | 岳阳 | 滕州 | 汕尾 | 淮安 | 吐鲁番 | 诸暨 | 中山 | 博尔塔拉 | 大庆 | 陕西西安 | 张家口 | 孝感 | 聊城 | 潜江 | 资阳 | 衡阳 | 阜新 | 惠东 | 东营 | 任丘 | 大兴安岭 | 沭阳 | 迪庆 | 鹤岗 | 大庆 | 株洲 | 揭阳 | 东海 | 基隆 | 清徐 | 阿里 | 榆林 | 宿迁 | 东阳 | 恩施 | 单县 | 临沂 | 济南 | 辽宁沈阳 | 潜江 | 保亭 | 改则 | 宜都 | 兴安盟 | 南京 | 绥化 | 贵港 | 三亚 | 吉安 | 新泰 | 淮安 | 白城 | 周口 | 芜湖 | 台南 | 五家渠 | 玉环 | 毕节 | 长治 | 儋州 | 泸州 | 龙口 | 晋中 | 昭通 | 万宁 | 临猗 | 甘南 | 武威 | 广元 | 如皋 | 汉中 | 诸暨 | 瑞安 | 徐州 | 南通 | 巢湖 | 贵州贵阳 | 龙岩 | 资阳 | 阜阳 | 绵阳 | 眉山 | 岳阳 | 阳春 | 云南昆明 | 日土 | 鞍山 | 绵阳 | 那曲 | 泰安 | 怒江 | 蓬莱 | 晋城 | 慈溪 | 汝州 | 资阳 | 商洛 | 平潭 | 泰州 | 晋中 | 威海 | 铜仁 | 章丘 | 如东 | 朝阳 | 广西南宁 | 琼海 | 仁寿 | 灵宝 | 临汾 | 湖北武汉 | 湖南长沙 | 保定 | 慈溪 | 绥化 | 南安 | 岳阳 | 邳州 | 台州 | 红河 | 双鸭山 | 广饶 | 瓦房店 | 日照 | 天长 | 梅州 | 洛阳 | 雅安 | 邹平 | 泰州 | 黔南 | 崇左 | 甘肃兰州 | 扬州 | 黑河 | 象山 | 海丰 | 保亭 | 漳州 | 淄博 | 五指山 | 邢台 | 惠东 | 青州 | 青州 | 濮阳 | 儋州 | 中卫 | 沧州 | 东营 | 石嘴山 | 巴音郭楞 | 宜都 | 芜湖 | 阿勒泰 | 高密 | 泗阳 | 山西太原 | 怒江 | 临沧 | 佛山 | 三亚 | 儋州 | 娄底 | 广饶 | 莱州 | 四平 | 宜宾 | 溧阳 | 金昌 | 扬中 | 庄河 | 桓台 | 陇南 | 德宏 | 宁国 | 株洲 | 牡丹江 | 吉林长春 | 清远 | 霍邱 | 仁寿 | 常德 | 三沙 | 宁德 | 云南昆明 | 白沙 | 潜江 | 大庆 | 鹰潭 | 大连 | 金坛 | 昭通 | 乳山 | 攀枝花 | 攀枝花 | 湛江 | 毕节 | 灵宝 | 河南郑州 | 白城 | 承德 | 池州 | 文山 | 鄂尔多斯 | 云南昆明 | 贵州贵阳 | 绥化 | 酒泉 | 朔州 | 临沂 | 惠州 | 保亭 | 任丘 | 喀什 | 漯河 | 无锡 | 阿里 | 丹阳 | 博罗 | 阳江 | 平顶山 | 偃师 | 双鸭山 | 澄迈 | 金坛 | 乌兰察布 | 阜阳 | 怒江 | 淄博 | 武夷山 | 山东青岛 | 天长 | 乌海 | 巴彦淖尔市 | 威海 | 阿克苏 | 兴化 | 延边 | 克拉玛依 | 灌南 | 泗洪 | 桐城 | 东阳 | 如东 | 神农架 | 阜阳 | 海丰 | 大连 | 新泰 | 南通 | 柳州 | 中山 | 龙岩 | 襄阳 | 聊城 | 辽源 | 酒泉 | 九江 | 陇南 | 威海 | 通辽 | 禹州 | 枣阳 | 眉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