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詩詞網  更新更全的詩詞資訊網絡平臺


          >>   推介

        詩詞網

        www.r128audio.com

        更新更全的詩詞網絡資訊平臺

        電子信箱:8433195@qq.com

        QQ: 8433195

        推介
         
        馬啟代:因苦難獲得支撐的人生是值得期待的
         發布時間:2016/12/29 瀏覽次數:642

        馬啟代:因苦難獲得支撐的人生是值得期待的

        作者:馬啟代 花語

          馬啟代自我評價:“一個半途而廢的教書匠/無所作為的士紳/敗走麥城的商人,奮發自強的囚徒/思想者,天生的反對派”(《墓志銘》)。

          編者按: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詩歌在一定層面已經進入了當下精神生活的核心;同時,中國詩歌網的不斷發展和壯大,也讓越來越多的實力詩人滲透到了中國詩歌網的各大板塊!正值中國新詩走過百年之際,為了展示中國實力詩人的氣質和風彩,我們有了這次獨家策劃,對中國實力詩人進行系列訪談!

          馬啟代(詩人主頁),“為良心寫作”的倡導者,1966年7月生,山東東平人,自由撰稿人,主編“長河文叢”《山東詩人》《長河》雜志,現居濟南市。 1985年11月開始發表作品,創辦過《東岳詩報》等民刊,出版過《太陽淚》(三人)、《雜色黃昏》《仰看與俯視》《心巢》《火浴》《黑如白晝》《黑白辨》等詩文集22部,入選過各類選本200余部,獲得過山東首屆劉勰文藝評論專著獎、第三屆當代詩歌創作獎、2016首屆亞洲詩人獎(韓國)等,入編《山東文學通史》。他的詩個性顯明,意境開闊,語言耐嚼,隱喻著深度的思想內涵,傲骨里流淌著大氣、堅韌、真誠的奔放之美,其詩作所顯示出的精神風骨、宗教情懷和美學個性越來越受到詩壇關注!逗谌绨讜儭肥撬臒挭z之作,從628首詩作中精選而成,詩中燃燒著一顆良心不滅的詩魂,彰顯著對生命尊嚴的堅守,對真理自由的渴望,是一曲精神的長歌和不可多得的精神詩志!短貐^文學》(2015.2)和《名作欣賞》(2015.7中旬刊)先后刊發評論專輯。

          馬啟代不僅寫下大量獨具品格的詩歌文本,他還寫下眾多充滿幽思的詩學隨筆。透過啟代的境遇與詩歌文本和詩學隨筆,我看到啟代是一位人格與詩歌文本相互辨識,相互輝映的詩人。

            ——著名詩人、評論家 南鷗

          對于當下的中國詩壇來說,馬啟代就像一道門楣,繞是繞不過去的,當無法回避而直接進入時,我們慶幸站在了對的地方并心悅誠服地稱贊這里的繁盛。海德格爾說“將我們帶入原初可能性就是把我們帶到我們已經在的地方”。馬啟代在他“已經在的地方”寫詩、做評、編書、辦刊,參與一些詩歌活動,倡導“為良心寫作”。他擺脫了為詩寫而寫的滯礙,以自己的心靈觀念和現實的主題營構詩歌文本,用靈魂和良心寫詩,把自己碾碎了再揉入進去,由此,他的詩歌具有一種巨大的承擔力,詩歌中釋放和呈現的能量與內涵、骨骼與良知、現實與真相通透而深刻,詩行放得下天下。他的詩對人世的悲歡、人生的迷茫、心靈的孤獨、存在的虛無、現實的荒謬、人性的復雜都進行了深入的揭示與鞭撻!

            ——著名詩人宮白云

          馬啟代的寫作是堅實而豐盈的、癡迷而純粹的,在他那里,詩歌這個詞是五彩的,有五味雜拌的氣息,有冷暖愛恨的回響,有悲欣交集的深沉,是堅硬的,是柔軟的,是閃亮的,著力呈現其生命的坐標圖像,又喚醒現代人對母語的復雜情感。

            ——著名詩人 莊偉杰

          讀馬啟代的詩,我們不僅能真正體驗到一種生命的感覺過程,而且也能享有一種體現理念和智慧時的終極快樂。他的每一個感覺或每一幅感性的風景,卻似乎是一個文化或理性地感光片,燭照出一個遼遠的深度世界。他似乎在擔負著一種使命,將文化與生命的裂痕彌合起來,而化為一個不可分的整體。

            ——著名評論家孫基林

         

        訪 談

        1、花語:"馬啟代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走上詩壇,走的是一條‘半邊緣’的成長之路,他寫詩、作評、編書、辦刊,也參與一些詩歌活動,歷經人生沉浮和輟筆之苦,一直低調處世,獨立為人,個性作文!边@是我從網上和《滴撒詩歌》“中國第三代詩人特別推薦”專號上讀到的一段文字,是對您人生和詩學之路的概括吧?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歷經人生沉浮和輟筆之苦”這句話,您到底經歷了什么?

        馬啟代:這段話對我前半生的概括還是精到的,事實上,我的人生之路充滿悖論。記得之前我也談到過,愛文學,讀的歷史專業,在中學教的又是地理,一個自由思想者,卻被安置在體制內,還戴上過某黨派“市委副主委”和區“政協副主席”的桂冠,一個把商場當成交友沙龍的文人,稀里糊涂在商海中傾覆,還被戴上“囚徒”的荊冠。我想我已經同樣精煉地陳述了我另一面的人生:專業教書、業余為文、染指官場、沉浮商海、墮入七逃。如果具體點說,我在風風火火地生存奮斗取得了在常人眼里已算成功的業績后——對于我這個三代單傳、少年喪父的農村孩子而言,不到三十歲銜至副處、企業數家、又有著諸多世俗榮譽,也可謂順風順水。

        因在2008年一場被合伙人暗算的訴訟糾紛中始終尋求司法公正而不屈不撓地抗爭,一年后在真相即將大白的時候突然被以“抽逃注冊資金罪”逮捕,那時吳英案幾乎與我同一時間發生,吊詭的是,在我尚未完成4年刑期的時候,全國人大就廢除了這一罪名。天真和善良幾乎同在,當我親眼見到一個為了不減刑期也要申訴(現在申訴不影響減刑了,但對申訴人的態度到底改善了多少?)的服刑人員(原一家大型國企的工程師)十年時間寫了801封申訴信、頭發早由黑變白,卻只得到三封沒見下文的“收轉”回復時,我對一切標榜和表演、包括正邪黑白甚至包括生死都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對于這段特殊的經歷,我既不炫耀,也不掩飾。人有一虧,天有一補,相信咬咬牙,上天會還我公道!2013年《齊魯周刊》做過一個訪談,不過完全呈現那段精神歷程和煉獄之痛的時機還需等待!我相信:沉默也是一種回答,終有水落石出的時候!

        因而,我的詩句都從“黑”和“痛”里出來,不幸使我認識到自己的價值,寫作,是上蒼冥冥中給我的安排。故而我在詩中寫到:“我來坐監/是上帝發的福利”。我對自己的評價寫在了一首《墓志銘》的詩中,并把這幾句掛在新浪博客的首頁,充當了“個人簡介”。原詩是:“一個半途而廢的教書匠/無所作為的士紳/敗走麥城的商人,奮發自強的囚徒/思想者,天生的反對派”,是耶非耶,一切都不是最后的結論。

        2、花語:聽說在您的寫作生涯里,曾經有十七年基本輟筆,但您的精神境界一直沒有改變。您是在遭遇人生不幸后才真正回歸到詩歌寫作的嗎?

        馬啟代:我從1985年發表第一組詩起,中間基本輟筆接近17年。1995年起我就幫人辦起了企業。這里原因很多,時代變化、個人秉性等等都有,但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我幫的那個人是我的發小,他不但曾在我小學時期給予過我純真的友情——他曾在黑夜里擦燃火柴給我照明寫作,還在我失去父親的高中時代無私地幫助過我——他那時輟學當兵,每月拿出幾元的補貼供我讀書。在我已經有些積蓄之后,他卻復員后找不到穩定的工作。人生一切都是緣分,我的命運與這位好兄弟就這樣難分難離。大家肯定想知道他的名字,是的,他叫唐先瑞,與他的夫人馬啟蘭——我的本家妹妹,我們仨人都是小學同學,在前年的一次車禍中雙雙遇難。愿他們在天國過得幸福吧,反正那是大家都要去的地方。應當說,是友情拯救過我,溫暖過我,也是友情把我引導到一條充滿暗礁和陷阱的路上,但我高昂地行進著。

        在我基本輟筆的那些年,“低調”“獨立”“個性”一直是我堅守的精神原則。事實上,三十多年來,我的精神原則從未改變,我的所有書寫都經得起考驗,不是有意為之,而是內心的良知和人性使然。2009年以刊發在《泰山》“泰山論劍”的《漢詩十九首》為標志,我逐步進入新一輪創作,但命運給我開的玩笑當時只是剛剛開始,我旋即在“市面上”消失。待到2013年重新回歸詩歌,已積累了628首作品和數十萬字詩學筆記。近幾年,大家給我了許多“名分”,例如呂進教授編選的《中國新時期“新來者”詩選》、人與主編的《審視》“第四代詩人專號”、方文竹主編的《滴撒詩歌》“中國第三代詩人特別推薦”專號、沙克主編的《中國新歸來詩人》等,其實這些稱呼是次要的,關鍵是朋友們為歷史作答的冒險舉動是值得欽佩的。如此說來,還真是命運把我一腳踢回了原型。

        3、花語:您歸來后的第一本詩集是《黑如白晝》,您還有一本詩集《黑白辨》,獲得2016春晚十佳詩集獎,您能否介紹下這兩本詩集?

        馬啟代:《黑白辨》是我疏離詩壇十七年歸來之后的第二本詩集,由山東畫報出版社在2015年3月出版,屬于我自己主編的 “長河文叢” 圖書系列。我的幾首被廣泛傳播的詩篇,如《旁觀者》《天空,光沒有了,藍也沒有了》《獻詩》《寫給亨利!ぢ返榷汲鲎赃@一本書。第一本詩集《黑如白晝》由線裝書局在2014年8月出版,其中也有被廣為轉載的詩篇,如《詩者說》《疑問》《蚯蚓,是地下詩人》等,這兩本書都創作于2011年和2012年,那個時期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日子。我給這期間的作品起了一個總題目——“上帝的福利”。在一個訪談中我曾化用稻盛和夫的話說,災難讓我學會了把依附在靈魂上的業障變成詩。那個階段我寫了628首詩,《黑白辨》和《黑如白晝》只是其中的一少部分。當然,我之前出版過19本書,但它們與我之前的東西很不一樣,盡管魂魄和精神是一以貫之的。我自己都奇怪,沉浮半生之后回首,我曾擱筆多年,卻從未褻瀆過漢字。

        《黑白辨》能獲2015年十佳詩集使我感到意外,也有點竊喜。詩人大概更需要榮譽吧,不過對于我這個無數次面對黑夜淚流滿面地吟唱過劉歡“今天所有的榮譽,已變成遙遠的回憶……”的人,我對獎項具有足夠的免疫力。但能與北島、楊煉、歐陽江河等一同獲獎,還是有點興奮。但這樣的情緒轉瞬即逝。事實上,《黑如白晝》出版后得到過業內更多人的認可!短貐^文學》2015年第2期由徐敬亞、向衛國主持的欄目專門做了推介,發表了張智、唐詩兩位先生的評文,《名作欣賞》2015年7月中旬刊發表了“馬啟代《黑如白晝》評論小輯”,一下子刊發了左岸、李潯、王志清、王嘉、牛殿慶、郭久麟、王游鑫七位詩人、教授、評論家的文章。相比而言,《黑白辨》雖也收到數篇評文,包括高亞斌、宮白云、辛泊平等撰寫的雄文,但未見有報刊集中展示。但我沒有公開的作品還有數百首,它們等待著日出。

        4、花語:雙喜臨門的您,最近獲得了2016首屆亞洲詩人獎,請談一下獲獎感受!

        馬啟代:獲得首屆亞洲詩人獎,除了有點意外和些許竊喜,還有些疑惑。我的詩歌在這之前只有很少幾首被翻譯成韓文發表,而我不太注重自己的詩歌被哪個國家什么語種翻譯發表了。一是我完全看不懂外文詩,那更多屬于翻譯家的事,二是我懷疑外國的朋友看到我們的作品不大可能像我們一些同胞那樣激動。兒子馬曉康去代我到首爾領的獎,那時我正在青海柴達木盆地的沙漠中穿行,因為疲勞,還有些高原反應。不過我感謝授予我獎的韓國友人。他們還是嚴肅的,為藝術真誠付出的勞動,都值得尊重。

        我記得韓國已故詩人許世旭先生曾這樣寫到:“自從我用雙足,踢開了/母親那么溫暖的羊水之后/連襁褓都已經是/他鄉了”,獲獎使我感受到一種短暫的歸屬感。我對人間的溫暖特別敏感,因為屬于我的更多是恐懼和孤寂。

        5、花語:您一再提及恐懼和孤寂的感覺,在精神層面上可以說每個真正的詩人都無一例外與您有著同感。但您所主編的“長河文叢”和《山東詩人》不是很好嗎?今年還創辦了大型雜志《長河》,就我的印象,您一直快樂、勤奮地工作著啊。是因為那場遭遇造成的嗎?

        馬啟代:肯定與那場遭遇有關,但又不盡然,秉性所致吧。你可能不知道,我在2013年的時候一貧如洗,完全失去了“故國”和“家園”,而自己又必須活下去,在精神上可以靠意志和詩歌,生活上卻要在保持尊嚴的境況下重操舊業——編書。我敢保證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我也堅守著古老的商業道德——“童叟無欺”, 非但如此,我還融入更多的人道情懷和公益精神。這世界上總有比你更需要幫助的人,也許我們可以被道貌岸然地剝奪得一無所有,但正義感和良善心是天生的,誰也無法剝奪。說到這里,我還是時時感受到被剝奪的羞恥,源于自我的無力,更源于四顧的無助。為了生計,我不得不在道義上搖擺,但觸及到底線,我還是不斷地放棄著。我深知弱者不善待弱者是多么墮落和野蠻的行為,我并非說所有熱愛文字的人都是弱者,但顯然整體上這伙人不是強勢群體,社會上總是弱者占據著絕大多數,可悲之處是人們總是對不公平保持了忍耐和緘默,還總被一點點可憐的誘餌所迷惑。

        我的經歷使我明白,人至死也要守護好殘存的那點高尚的品質和精神。我的確加倍地工作著,從事著我真心熱愛、也無其他更能做的勞動。這些可能就是你看到的我近年在“長河文叢”的圖書編輯和《山東詩人》《長河》雜志方面的作為,但別人看到的大多是表面,我剛才表達的是我內心的感受。我并不快樂,但我的痛苦真得不僅僅關乎我個人,盡管我可以舉出一萬條理由來佐證我個人可以快樂或痛苦。是的,在我人到中年的時候的確發生了一次毀滅性地震,但災難總是有它的意外后果。對此,我在其他地方談到過一些,熟悉和關懷我的朋友大多知道,我不想對不幸一再地提及,我相信此生還有的是機會還原事情的本相。這也是我堅韌地要活下去的原因。在另一個層面上,我有著本源性的原罪感,當然也有著某種贖罪意識。人生的災難強化了我對世道人心的認知,宗教情懷和悲劇精神也是在不斷的世俗磨礪中才深度與我這個東方文化精魂養育的人獲得血脈相親?傊,因苦難獲得支撐的人生是值得期待的,寫作是我現今唯一能證明自己活著的證據。

        6、花語:談一談,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那個絢麗的詩歌黃金季節,您蓬勃、朝氣、青春、夢想的年代。

        馬啟代:據此向后打探,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所謂“蓬勃、朝氣、青春、夢想”等也無法代替我大學時代的憂郁、彷徨、苦悶、孤獨等,我甚至在內心一直認同后者而感覺前者簡單地用所謂時代的大詞掩蓋了許多個體的精神真實,當然包括了我。至于那個時期有關文學的故事,包括加入泰安師專探海石文學社、舉辦校內外詩歌比賽、創辦《季風》詩報、甚至后來與校外詩友巖峰、譚踐出版詩集《太陽淚》等等,我在與姜紅偉的一個訪談中說過,我也不想再重復敘述。我只想再一次說明的是,時代潮流的大勢無法也無權吞噬個體生命的印跡和靈魂變化的過程。我一直不太認同那些強勢的狂風暴雨式的宏觀敘事,那里存在許多偽飾偽史。這個識見似乎與生俱來,它使我獲得了對于偽善、惡和謊言的免疫力。我對世界永遠懷著沉重感。

        7、花語:您的確給人們提供了一種憂重的審美。除大量的評價文章外,我注意到給您的兩個頒獎詞,一個是中國當代詩歌獎(2013—2014創作獎)給您的授獎詞,另一個是今年2016首屆亞洲詩人獎給您的授獎詞。這些頒獎詞是否準確涵蓋了您詩歌文本的特色和精神實質?另外,您是個善于理論思考的詩人,前幾天,中國作家網“今日批評家”專欄還集中展示了您的專輯,但近年在詩界流行最廣的是您倡導并踐行的“為良心寫作”,請說一說您的詩學理論和"為良心寫作"的精神內涵!

        馬啟代:有些東西是骨子里的,帶有天定的宿命。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我就被稱為“憂患詩人”,“憂患”是我的精神底色,必然浸染到我的每一個漢字。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考學出來的青年,雖然有著三代單傳的孤獨、少年喪父的孤痛,但能擠過那條被絕大多數中國人視為改變命運的高考獨木橋,這在三十年前的中國,應當有著“時間開始了”的興奮和幸福。但我青春狂熱的烈焰之下,是不斷生長的孤冷和寒霧。后來評論家任孚先說我是“皺著眉頭思考世界的”,實在是一語抓住了我的詩文之魂。是的,早期的幾年,我收獲了大量詩壇前輩讀者和詩人評論家們的評說,還有一本劉桂傳主編的《馬啟代詩歌精品鑒賞》出版。但我自己一直如八大山人筆下的鳥和魚,白眼向人、憤世嫉俗。這當然是指詩文體現的特點,生活中凡是與我交往過的人,很少有不說我好脾氣的,好脾氣是大度、包容、友善的最高世俗評價,作為水滸故里的后人,或許這里還蘊含著一點俠義的味道。

        說到兩個頒獎詞,很有點“蓋棺論定”的語調,我感謝評委們的閱讀、剖析和認定。第三屆中國當代詩歌獎(2013—2014創作獎)的頒獎詞說:“對于詩人來說,世界就是一面鏡子、一盞燈,他們尋找可以影射映照之物。馬啟代找到了鏡子與燈,他的文字直逼生存的本相。在他的追迫下,文字顯露出了最隱秘的思想的光芒,這種光芒由于詩人對良心的拷問而顯得耀眼奪目!薄扮R子”“燈”“本相”“良心”“拷問”都是無數次觸痛我靈魂的詞匯或者叫意象。2016首屆亞洲詩人獎的頒獎詞更概括一些,他們說:“馬啟代‘為良心寫作’的詩美實踐,體現了非凡的想象力、洞察力和表現力,使漢語新詩重新獲得了真實的力量,他一以貫之的精神堅守和道德捍衛賦予了現代漢語新的美學意味!边@里,無論是“想象力、洞察力和表現力”,還是“精神堅守和道德捍衛”都試圖指明藝術的本質和我個人的人格特質。我把所有的褒獎視為人生孤旅之途上友愛的照耀。謝謝所有給我溫暖的人,因為我感到冷,孤傲里的那種精神隧道是黑暗和漫長的。

        8、花語:您在寫作之余,是否還注重理論評論?

        馬啟代:細心的朋友都會發現我主編的刊物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理論欄目不但有,而且是支撐刊物的重要部分。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經我手主編的報刊《地平線》《東岳詩報》《東岳詩刊》《山東詩人》《長河》等刊發重頭理論文章。其中《東岳詩報》《山東詩人》都編發過理論專號。這當然也源于我一面寫詩,一面作評,九十年代初就出版過《桑恒昌論》和評論集《仰看與俯視》,其中《仰看與俯視》還獲得過山東省首屆劉勰文藝評論專著獎,但我不敢妄稱自己是學院意義上的批評家。中國作家網“今日批評家”專欄前幾日的確做過幾天介紹,發布了我的《我追求繁復之美》《泰山下說詩》《桑恒昌:“情感詩學”的布道者》以及楊巖峰撰寫的《做一個詩意的思想者——馬啟代詩歌評論印象》,其中,楊巖峰的文章對我的評論做了概括,我不想再多說。另外,《為良心寫作》《我的“煉氣”說》《我的“詩意批評說”》以及《新漢詩十三題》都是自己獨到的詩學思考,但未從學理上給予學術論證,所以,我至多算是思考型的詩人,或詩人型的批評家。其中,《為良心寫作》是我的一篇精神宣言,非要說它的精神實質,可以說就是“良心”,這好像屬于道德范疇,但關乎社會、關乎精神、關乎人!作家詩人首先應是怎樣的“人”,這是一切問題的起點!

        9、“一個犯人,是坐著死去的/在操場。在監獄。在下午。在春天/一陣風走過,像誰一揮手/給一個生命,輕輕畫了個句號//透過網狀的鐵窗,我目睹了這一過程/直到我聽到救護車的尖叫/那是氣體和氣體,在激烈碰撞/直到那人在陽光里變得冰涼/春天,不給死去的人一絲溫度//陽光尖銳,明亮,緘默,干干凈凈/天空漫無邊際,埋著一場葬禮/而我無法說出它內心的火焰”,這是您的一首詩《一個春天的下午》,讀完我的眼里有忍不住的眼光,因為我知道一個叫做命運的導演,把不同的榮耀、悲歡、幸運和多舛分給了不同的人。這是您在享受上帝分給您的福利留下的佳作吧?我還讀過您詩名最長的一首詩,是您的《白描:一個身穿黃馬甲的人影讓我從眼里揮到腦里,從腦里揮到詩里,在詩里揮之不去》,怎么寫了這樣一首詩?請描述一下這些詩的寫作背景好嗎?

        馬啟代:這兩首詩寫于同一個時期、同一個環境、同一個心境。這類詩不下200首,現在大家看到的只是一部分。那段時間的寫作不外兩個主要的精神指向,一是靈魂的自我救贖,二是存在的詩化證詞。這兩首詩屬于后一類!兑粋春天的下午》記錄的是一個“死亡”事件,一位擁有幾家上市公司的國企董事長被判無期后在服刑期間的一個下午,突然死在籃球場上,那是只有極少服刑人員才能享有的短暫的在嚴格監控下的陪練娛樂,我們只能隔窗觀看;《白描:一個身穿黃馬甲的人影讓我從眼里揮到腦里,從腦里揮到詩里,在詩里揮之不去》描述的是一個“嚴管”現場,就在死過犯人的那個籃球場,被嚴管的一位犯人穿著黃馬甲戴著手銬腳鐐在被罰來回練步,他自己一面拖著鐐銬來回走動,還要嘴里喊著自我認罪的監規口號。一個“死”,一個“生”,都是極限狀態下的情景。它們都很“敘事”,很“寫實”,很“口語”,但字字血淚。在這一點上,我認同了第三代詩人中那些主張口語寫作的美學原則——其實我反對的一直是“口水”。一個詩人應始終把對人“尊嚴”的捍衛和對人“生命”的珍惜當做超越任何利益和律法的最高信條!袄妗焙汀奥煞ā笔强梢詰岩傻,甚至可能是邪惡的,而“尊嚴”和“生命”是人類文明的共識。

        10、花語:您的作品給人的感覺特“憂重”,現在我想提到“風骨”,如果說“憂重”偏重于美學,那么“風骨”無疑側重于精神,它們統一在你的詩學思想里。您說過,在公正力與公信力缺乏的時代,知識分子很容易淪為知道分子,在沒有任何公正的背景下,堅持自己的詩歌理想很不容易。請問是什么信念支撐著讓您堅持寫作到現在,又如何看待詩人身份的存在價值?

        馬啟代:我個人認同這是一個文明斷裂的時代。我這個人的閱讀和思考范圍一直是跨界的,許多問題也許只能算一知半解,但任何事物都是普遍聯系的——這一點與唯物主義辯證法原理是契合的,讀著、經歷著、寫著、思考著……偶然一下子,常有豁然開朗的感覺,猶如得到神助天啟。在二十世紀最后那一年,我完成了自己的思想隨筆集《受難者之思》,那個時期按世俗的標準應當算“春風得意”的時候,但我晚上奮筆疾書的文字恰恰與我現實的生存狀態相左。文字只能忠實于內心的真實,不能背叛這一原則。盡管這本書沒有完全涵蓋我的精神和思想,現在看來在材料引用甚至個別觀點上都要修正,但它顯然是我重要的精神收獲。加上九十年代初行世的《馬啟代詩歌精品鑒賞》,我覺得做一個“背對文壇、面向靈魂”的時候到了,文壇也是個被污染的名利場,甚至不如民間江湖。當皇帝的新衣盛行天下的時候,做不成說出真相的小孩,也不想做無聊的觀眾。拜拜吧,最多偶爾看一眼,有時是為了能找到那個說真話的孩子。這些我在《馬啟代詩話》的后記中說過了。

        好在,盡管微弱,但持燈者并未全部死去。從面對白銀時代的作家們的選擇所感到的羞愧中,我撿拾著散落在時間荒原上的點點磷火,除了那些不屈的思想者,就詩人而言——我就不羅列那些外國詩人的名字了,中國的牛漢、昌耀等詩歌中所顯現出的深邃、開闊,所體現出的不屈不撓和向死而生,對我都是一種詩學和精神的激勵。遠遠地望著他們,不必走得太近,我自己也在孤絕中慢慢長高。

        正是那些偉大精神的引領和照耀,使我深感一種不能放棄的責任。因此除了靈魂自我救贖式的寫作,就是即時性的、危險的、直面的寫作。這些都是寫給歷史的詩化證詞,前面說過了,我寫了有200首左右,以《獄園詩志》系列和那些敘事性、白描式、口語化的系列為主。好在它們躲過了層層檢查,僥幸活了下來,成為超越于我個人苦難的實證化石。

        我說這些,不知對于理解我和我的詩文是否算是一把鑰匙?

        11、花語:您是山東山平人,《水滸》所描寫的梁山好漢正是出自那里。如果讓您把自己和梁山一百單八將對號入座,您愿意做哪一條英雄好漢?

        馬啟代:哈哈,我見過好多版本的詩壇108位詩人排行榜。把詩人與好漢等價對換是很滑稽的行為藝術,當然,我對“詩人”和“好漢”的理解執行的是我自己的標準,除了在對現行的東西說“不”之外,“詩人”和“好漢”不是一個范屬的概念,不過,詩人也可能被認為是好漢,好漢也一樣當詩人。我作為在水滸文化哺育中長大的人,自然有好漢崇拜情結,這與西方文化中的英雄崇拜情結還是兩個概念。我的家鄉有聞名遐邇的梁山泊遺跡東平湖,至今煙波浩渺,除了梁山好漢,在隋唐演義中的程咬金也出生在這里,其次還是父子狀元的誕生地。但與明主寄托、清官崇拜一樣,好漢情結也即“俠客情結”,都不是徹底解決中國問題的好辦法,“俠文化”不過是儒家給出的國家治理方案的民間性補充,它維系了中國社會幾千年的統一,但在人類文明的進程中,其不適應處甚至是腐朽落后的地方也早已顯露無疑。所以我不想與任何好漢掙高下,不想排座次,詩人可以用境界劃分,但不能用座次排列。

        12、花語:您著作等身,還在馬不停蹄奔跑,請問是否也會遭遇寫不下去、想要停筆的困惑?您今后有什么打算?

        馬啟代:從1988年出版詩集《太陽淚》(三人)起,我陸陸續續已出版大小厚薄22本詩文集,包括詩集、散文集、思想隨筆記、詩話、評論、研究專著、序文集等等,若加上主編的圖書那就不是一下子能說出來的數字了。目前,“長河文叢”和《山東詩人》《長河》的編務很忙,手頭編好沒有出版的個人著作也有好幾本。遭遇寫不下去的情況很正常,徐敬亞先生說過,難道少打幾把椅子就不是木匠了嗎?我們更需要的還是對文字的敬畏之心。有人說那些一天寫好多首的詩人很可怕,幾個月不寫一首的同樣可怕,這都是一己之言。詩人都有個人存在的方式,什么方式都可能出大師,但現實的掌聲從來不是給大師準備的。我曾經說過,真正的詩人絕少世俗的榮華富貴者,因為他所面對的對手只有時間,而在時間面前,從沒有勝利可言。說實話,我也寫過一些采風的詩文,但我骨子里不是一個應命寫作的人,對我而言命題作文是很恐怖的事情。我要慢慢儲存、積累,沒有豐厚的精神礦藏沒法打開挖掘的井口。在我寫不下去的時候,絕不會硬寫。但我對寫作不絕望,因為我的心還在跳動、大腦還在思考、眼睛還在觀察,不是沒得寫,而是怕輕率地糟蹋了某些本應放光的東西。編書、編刊、旅游、喝茶、飲酒、三五好友吹牛等等,在我都是寫作的另一種狀態。我更愿向特朗斯特羅姆這類惜字如金的詩人學習,何況我們的母語最大的詩性就在于以少勝多。

        我的寫作沒有明確的計劃,因為我發現所有我計劃好的東西沒有幾個順利完成了。今年我剛剛過完五十周歲的生日,姓馬屬馬的我依然在奔跑。為了活著,更為了尊嚴,為了有尊嚴地活著或活著有尊嚴,為了自己,也為了他人!盁o”中求“有”吧。謝謝您的提問!

         

         


        Copyright ©2002-2018  版權所有:詩詞網  SHIC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10)63049438  郵箱:shiciwang@163.com  QQ:8433195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京ICP備06033290號-1  支持單位:詩詞之友文化發展中心  網站制作:轉折文化


         
        三分pk10app
      1.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西藏拉萨 | 咸宁 | 固原 | 新疆乌鲁木齐 | 济南 | 潍坊 | 莱州 | 台山 | 那曲 | 东方 | 永康 | 马鞍山 | 濮阳 | 南平 | 东莞 | 垦利 | 信阳 | 西双版纳 | 通辽 | 单县 | 宁波 | 荆门 | 昌都 | 自贡 | 天长 | 佳木斯 | 澄迈 | 巴音郭楞 | 莱州 | 无锡 | 阿勒泰 | 通化 | 潍坊 | 海西 | 济宁 | 万宁 | 锡林郭勒 | 章丘 | 白沙 | 象山 | 榆林 | 海西 | 开封 | 山南 | 固原 | 怀化 | 海安 | 贵港 | 孝感 | 牡丹江 | 海门 | 安徽合肥 | 衡阳 | 佳木斯 | 伊犁 | 来宾 | 商洛 | 凉山 | 乐清 | 双鸭山 | 黄石 | 萍乡 | 海拉尔 | 梧州 | 许昌 | 乌兰察布 | 汕头 | 贺州 | 唐山 | 沭阳 | 乌海 | 承德 | 通辽 | 贵州贵阳 | 荆门 | 钦州 | 公主岭 | 招远 | 宜昌 | 日照 | 牡丹江 | 图木舒克 | 克孜勒苏 | 莱州 | 齐齐哈尔 | 朝阳 | 那曲 | 灵宝 | 淮北 | 哈密 | 连云港 | 如东 | 长治 | 涿州 | 博罗 | 阿拉尔 | 遵义 | 哈密 | 双鸭山 | 汉川 | 荆门 | 乳山 | 阿勒泰 | 大连 | 安阳 | 七台河 | 三亚 | 乐山 | 乌兰察布 | 吉林 | 扬中 | 巴中 | 禹州 | 海宁 | 大兴安岭 | 孝感 | 咸阳 | 肇庆 | 岳阳 | 临汾 | 六安 | 义乌 | 阿勒泰 | 衢州 | 屯昌 | 广汉 | 攀枝花 | 安岳 | 惠州 | 三沙 | 漳州 | 安吉 | 扬州 | 昌吉 | 固原 | 安徽合肥 | 万宁 | 西藏拉萨 | 海门 | 肇庆 | 来宾 | 马鞍山 | 黄山 | 嘉峪关 | 邹城 | 阿勒泰 | 宁国 | 吴忠 | 锡林郭勒 | 晋中 | 德阳 | 衢州 | 淄博 | 喀什 | 舟山 | 黔西南 | 庆阳 | 连云港 | 澳门澳门 | 白沙 | 曲靖 | 大连 | 玉树 | 惠东 | 商丘 | 三门峡 | 泸州 | 运城 | 宜昌 | 东方 | 南阳 | 蚌埠 | 香港香港 | 滨州 | 宁波 | 长葛 | 顺德 | 天水 | 新泰 | 台中 | 新泰 | 包头 | 大兴安岭 | 牡丹江 | 黔西南 | 河北石家庄 | 海北 | 亳州 | 图木舒克 | 德宏 | 淮北 | 馆陶 | 西双版纳 | 衡阳 | 醴陵 | 普洱 | 泰州 | 台北 | 威海 | 舟山 | 诸城 | 景德镇 | 黄冈 | 陕西西安 | 保亭 | 自贡 | 渭南 | 天水 | 澳门澳门 | 日喀则 | 广安 | 垦利 | 湛江 | 灌云 | 天水 | 吴忠 | 泸州 | 山东青岛 | 开封 | 昌都 | 厦门 | 图木舒克 | 日土 | 日喀则 | 兴安盟 | 临沂 | 贵港 | 安康 | 阜阳 | 寿光 | 黔西南 | 寿光 | 邯郸 | 黑龙江哈尔滨 | 淮北 | 江西南昌 | 保定 | 毕节 | 万宁 | 邢台 | 白山 | 天长 | 象山 | 绥化 | 泰州 | 三沙 | 日照 | 汕头 | 南平 | 濮阳 | 商洛 | 桐城 | 盘锦 | 河源 | 吐鲁番 | 龙岩 | 张家口 | 鹰潭 | 阿里 | 安岳 | 吕梁 | 霍邱 | 儋州 | 珠海 | 乳山 | 红河 | 台中 | 绵阳 | 昌吉 | 益阳 | 咸阳 | 石嘴山 | 金华 | 赤峰 | 简阳 | 如皋 | 凉山 | 大庆 | 商丘 | 遂宁 | 亳州 | 攀枝花 | 庆阳 | 德州 | 本溪 | 唐山 | 安阳 | 象山 | 资阳 | 衡阳 | 湖北武汉 | 海南 | 海宁 | 晋城 | 济南 | 兴安盟 | 泸州 | 深圳 | 黔南 | 乌海 | 陵水 | 桐城 | 来宾 | 庆阳 | 义乌 | 寿光 | 安吉 | 七台河 | 郴州 | 吉林长春 | 阿勒泰 | 台湾台湾 | 黄山 | 景德镇 | 宁夏银川 | 韶关 | 如东 | 巴彦淖尔市 | 松原 | 盐城 | 佳木斯 | 赣州 | 贵州贵阳 | 岳阳 | 汝州 | 厦门 | 六盘水 | 文昌 | 营口 | 贺州 | 南安 | 珠海 | 黑河 | 梅州 | 锡林郭勒 | 庆阳 | 蓬莱 | 盐城 | 乌兰察布 | 黔南 | 崇左 | 焦作 | 东莞 | 宜宾 | 梧州 | 四平 | 永州 | 南阳 | 宁夏银川 | 嘉峪关 | 南通 | 青州 | 常德 | 六盘水 | 灌云 | 台北 | 红河 | 乳山 | 马鞍山 | 枣庄 | 黔东南 | 宿州 | 山东青岛 | 泰安 | 自贡 | 桂林 | 西藏拉萨 | 燕郊 | 象山 | 厦门 | 黔南 | 毕节 | 临汾 | 大连 | 桓台 | 高雄 | 吉林长春 | 江门 | 渭南 | 亳州 | 顺德 | 衡水 | 呼伦贝尔 | 蚌埠 | 温州 | 克拉玛依 | 海东 | 大庆 | 青州 | 朝阳 | 金华 | 遵义 | 东方 | 喀什 | 黄南 | 澳门澳门 | 天水 | 嘉峪关 | 哈密 | 陵水 | 娄底 | 广安 | 恩施 | 岳阳 | 那曲 | 改则 | 吕梁 | 德阳 | 屯昌 | 仁怀 | 三沙 | 霍邱 | 三沙 | 泸州 | 达州 | 邳州 | 固原 | 海安 | 中山 | 宝鸡 | 牡丹江 | 吐鲁番 | 岳阳 | 果洛 | 灌云 | 台山 | 柳州 | 嘉峪关 | 葫芦岛 | 张掖 | 中山 | 安吉 | 惠州 | 保亭 | 正定 | 滕州 | 南平 | 台北 | 海南海口 | 潍坊 | 阿拉尔 | 枣阳 | 姜堰 | 舟山 | 自贡 | 梧州 | 泰安 | 安吉 | 枣庄 | 保山 | 洛阳 | 长治 | 嘉峪关 | 兴化 | 日照 | 崇左 | 盐城 | 乳山 | 扬中 | 临夏 | 鹰潭 | 湖北武汉 | 宝鸡 | 盘锦 | 玉环 | 铜川 | 张家口 | 喀什 | 天门 | 吉林长春 | 内江 | 咸阳 | 晋江 | 黑河 | 百色 | 仁寿 | 赤峰 | 聊城 | 雅安 | 阿拉尔 | 伊犁 | 广州 | 乌兰察布 | 吕梁 | 台北 | 大丰 | 锦州 | 澳门澳门 | 泰兴 | 邢台 | 长治 | 那曲 | 临猗 | 博罗 | 自贡 | 晋江 | 新沂 | 台南 | 宣城 | 阿拉尔 | 鹤岗 | 江苏苏州 | 台北 | 兴化 | 海门 | 宿州 | 柳州 | 楚雄 | 甘南 | 东阳 | 包头 | 天门 | 瑞安 | 海南海口 | 仁寿 | 日照 | 南充 | 延边 | 玉环 | 池州 | 遂宁 | 屯昌 | 信阳 | 德宏 | 新疆乌鲁木齐 | 嘉峪关 | 安徽合肥 | 安阳 | 株洲 | 菏泽 | 丽水 | 杞县 | 湖北武汉 | 乐平 | 白山 | 台湾台湾 | 台中 | 赣州 | 玉林 | 三沙 | 永州 | 巴音郭楞 | 青州 | 诸城 | 邢台 | 白城 | 武威 | 吉林长春 | 图木舒克 | 梅州 | 遵义 | 日土 | 晋城 | 垦利 | 毕节 | 霍邱 | 枣庄 | 伊犁 | 肥城 | 昭通 | 张掖 | 宁波 | 临夏 | 镇江 | 怒江 | 遂宁 | 沧州 | 醴陵 | 简阳 | 云南昆明 | 济南 | 张北 | 改则 | 乌海 | 呼伦贝尔 | 江西南昌 | 高雄 | 石狮 | 咸宁 | 乌海 | 枣阳 | 巴中 | 黑龙江哈尔滨 | 沛县 | 阿坝 | 保定 | 台北 | 余姚 | 和县 | 包头 | 武夷山 | 克孜勒苏 | 徐州 | 象山 | 慈溪 | 株洲 | 垦利 | 五指山 | 灌南 | 慈溪 | 阜新 | 泉州 | 台湾台湾 | 神木 | 南阳 | 日土 | 常德 | 大庆 | 邵阳 | 包头 | 河池 | 通辽 | 巢湖 | 忻州 | 鞍山 | 武安 | 高密 | 高雄 | 大连 | 金坛 | 克拉玛依 | 郴州 | 邵阳 | 塔城 | 昭通 | 保亭 | 巴中 | 长治 | 绵阳 | 定西 | 宝鸡 | 周口 | 通辽 | 河南郑州 | 巢湖 | 淄博 | 山西太原 | 海拉尔 | 五家渠 | 昆山 | 仁怀 | 遵义 | 沧州 | 神木 | 博罗 | 贵州贵阳 | 中卫 | 肇庆 | 克拉玛依 | 酒泉 | 东方 | 中山 | 辽源 | 淮南 | 南安 | 东方 | 甘南 | 寿光 | 张掖 | 兴化 | 铁岭 | 天水 | 绵阳 | 陕西西安 | 基隆 | 甘孜 | 宜都 | 铜陵 | 海安 | 泉州 | 广西南宁 | 保山 | 南通 | 海南 | 邹平 | 嘉峪关 | 灌云 | 日土 | 钦州 | 广饶 | 六安 | 莱州 | 恩施 | 改则 | 宜宾 | 湘西 | 东方 | 濮阳 | 台湾台湾 | 汕头 | 丹阳 | 黄冈 | 襄阳 | 乌兰察布 | 铜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灌南 | 吐鲁番 | 海拉尔 | 塔城 | 宿州 | 南阳 | 咸宁 | 扬州 | 永新 | 葫芦岛 | 日照 | 四川成都 | 章丘 | 鞍山 | 永州 | 珠海 | 锦州 | 临汾 | 鸡西 | 邹城 | 单县 | 乌海 | 白沙 | 海北 | 海门 | 抚州 | 瓦房店 | 巢湖 | 新乡 | 安吉 | 武夷山 | 六安 | 鄂尔多斯 | 柳州 | 广元 | 余姚 | 商丘 | 濮阳 | 萍乡 | 黄南 | 灌云 | 孝感 | 鸡西 | 鸡西 | 济南 | 天水 | 永康 | 诸城 | 镇江 | 湘潭 | 忻州 | 西双版纳 | 黑河 | 南阳 | 海门 | 东台 | 乳山 | 海西 | 清徐 | 新乡 | 莒县 | 巢湖 | 营口 | 内江 | 阜新 | 甘孜 | 临沂 | 龙岩 | 绍兴 | 濮阳 | 宜宾 | 晋中 | 新疆乌鲁木齐 | 石河子 | 梧州 | 陕西西安 | 德阳 | 东莞 | 台湾台湾 | 景德镇 | 仁怀 | 资阳 | 宁夏银川 | 张家界 | 新乡 | 绍兴 | 西双版纳 | 诸暨 | 酒泉 | 海南海口 | 眉山 | 平潭 | 江苏苏州 | 屯昌 | 焦作 | 莒县 | 宁波 | 沭阳 | 石嘴山 | 遵义 | 湖北武汉 | 甘肃兰州 | 五指山 | 新泰 | 连云港 | 浙江杭州 | 清远 | 海东 | 绵阳 | 黄山 | 阜新 | 长葛 | 泰安 | 安顺 | 湘西 | 衡阳 | 克拉玛依 | 襄阳 | 珠海 | 淮安 | 攀枝花 | 无锡 | 濮阳 | 阿里 | 黔东南 | 肥城 | 淮南 | 滨州 | 河源 | 襄阳 | 来宾 | 澳门澳门 | 安顺 | 山南 | 滕州 | 承德 | 平潭 | 江西南昌 | 聊城 | 日喀则 | 垦利 | 佳木斯 | 渭南 | 高雄 | 乳山 | 承德 | 滁州 | 阿坝 | 济宁 | 清徐 | 高密 | 贺州 | 崇左 | 文昌 | 库尔勒 | 阿拉尔 | 任丘 | 泗阳 | 黔南 | 安吉 | 新泰 | 瓦房店 | 四川成都 | 庄河 | 馆陶 | 淮南 | 邳州 | 池州 | 甘孜 | 安康 | 乳山 | 喀什 | 灌云 | 高雄 | 嘉峪关 | 通辽 | 商丘 | 项城 | 泰州 | 贵港 | 临沂 | 永新 | 五家渠 | 徐州 | 新乡 | 吉林长春 | 铜仁 | 阿拉尔 | 寿光 | 菏泽 | 黄冈 | 沛县 | 桂林 | 常州 | 福建福州 | 河南郑州 | 宁波 | 舟山 | 南通 | 石狮 | 阳春 | 南京 | 张家界 | 来宾 | 惠州 | 岳阳 | 长治 | 清远 | 阿克苏 | 陕西西安 | 大庆 | 潮州 | 象山 | 锦州 | 齐齐哈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宝应县 | 齐齐哈尔 | 宣城 | 七台河 | 桓台 | 海南海口 | 昭通 | 永新 | 文昌 | 吕梁 | 乌兰察布 | 大丰 | 滕州 | 天门 | 鄢陵 | 新余 | 随州 | 正定 | 攀枝花 | 山东青岛 | 梅州 | 南安 | 蚌埠 | 新疆乌鲁木齐 | 仁怀 | 聊城 | 荆州 | 桐城 | 海丰 | 自贡 | 荣成 | 定州 | 五家渠 | 漯河 | 海北 | 日土 | 永康 | 镇江 | 邯郸 | 灌云 | 阳春 | 阿坝 | 灌云 | 甘孜 | 阿坝 | 海西 | 新余 | 威海 | 枣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定西 | 咸阳 | 黄石 | 洛阳 | 滁州 | 衡水 | 朝阳 | 宁波 | 兴安盟 | 承德 | 恩施 | 阿拉尔 | 湖南长沙 | 香港香港 | 宣城 | 茂名 | 泰安 | 商丘 | 神木 | 鄂尔多斯 | 绍兴 | 河北石家庄 | 灵宝 | 三明 | 项城 | 高密 | 枣庄 | 内江 | 醴陵 | 义乌 | 潜江 | 滨州 | 塔城 | 宁国 | 琼海 | 宿州 | 邳州 | 沛县 | 保山 | 丽江 | 汕头 | 广饶 | 漳州 | 三亚 | 临夏 | 忻州 | 吐鲁番 | 连云港 | 任丘 | 曲靖 | 澄迈 | 兴化 | 吉林长春 | 佛山 | 渭南 | 随州 | 绵阳 | 乐清 | 淄博 | 安庆 | 泰州 | 锡林郭勒 | 松原 | 鄢陵 | 许昌 | 唐山 | 阿拉尔 | 阳春 | 曲靖 | 吉林 | 香港香港 | 威海 | 金坛 | 平凉 | 邹城 | 昭通 | 达州 | 乌海 | 吴忠 | 岳阳 | 阿勒泰 | 肇庆 | 信阳 | 盐城 | 常州 | 林芝 | 固原 | 阿克苏 | 朝阳 | 邢台 | 榆林 | 上饶 | 宁德 | 阜阳 | 保定 | 巴音郭楞 | 汕头 | 高密 | 武威 | 惠州 | 烟台 | 柳州 | 上饶 | 鸡西 | 开封 | 阿勒泰 | 海北 | 昌吉 | 中山 | 永康 | 眉山 | 嘉峪关 | 巴彦淖尔市 | 曹县 | 遂宁 | 黄石 | 乌海 | 齐齐哈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