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詩詞網  更新更全的詩詞資訊網絡平臺


          >>   藝術

        詩詞網

        www.r128audio.com

        更新更全的詩詞網絡資訊平臺

        電子信箱:8433195@qq.com

        QQ: 8433195

        藝術
         
        馬曉康:人們會重新回到尋找史詩的時代
         發布時間:2017/6/21 瀏覽次數:629



        馬曉康:人們會重新回到尋找史詩的時代

          馬曉康,1992年生,祖籍山東東平,留澳7年,現居北京。系2015第八屆星星夏令營學員、《中國詩歌》第五屆“新發現”夏令營學員。出版有詩集《紙片人》等三部,代表作長詩《逃亡記》《還魂記》,長篇小說《墨爾本上空的云·人間》。有詩作被翻譯成英文、德文、韓文等。曾獲2014年《時代文學》年度優秀詩人獎,2015年《詩選刊》年度優秀詩人獎,2015年《西北軍事文學》優秀作品獎,2016年人人文學獎詩歌新銳獎、韓國首屆“雪原文學獎·海外特別獎”等。

         

          馬曉康:長詩是不能太依賴知識的。如果詞語堆砌可以成詩,那我們用“小冰”機器人就夠了。而情感可以來自生活,也可以來自讀書感悟。前者粗糲,偏向生命質感,后者光滑,更多的是書卷氣和藝術技巧。我個人更偏向于前者,因為前者是不可復制的,對一個人獨特的文字氣息有決定性作用。如果沒有完整的氣息,是很難在長詩中保持語境的。

         

          編者按: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詩歌在一定層面已經進入了當下精神生活的核心;同時,中國詩歌網的不斷發展和壯大,也讓越來越多的實力詩人滲透到了中國詩歌網的各大板塊!正值中國新詩走過百年之際,為了展示中國實力詩人的氣質和風彩,我們有了這次獨家策劃,對中國實力詩人進行系列訪談!

         

          1、花語:曉康好!看到《詩歌月刊》在2016年10期“頭條號”發表了你的長詩《逃亡記》,并被《詩選刊》今年第一期全文轉載,滿滿19個頁碼的詩歌令我驚嘆,祝賀的同時,請你談一下這首長詩的創作過程!

          馬曉康:謝謝花語姐。首先,我是個內心極其敏感的人,這注定了我適合寫一些長的東西。2015年歲末,我先寫完了長詩《還魂記》,最早發表在“詩客”微信平臺上,網友們有褒有貶。坦誠地說,我是那種在創作中對別人的評價毫不在乎,事后又特別渴望被人關注的作者。那些貶的評價,我確實入心了,好的吸收,壞的無視。從那個時候,我就下定決心,要寫一首超越《還魂記》的長詩。但《逃亡記》的誕生又不僅僅是為了超越前作而寫,它是我內心不得不迸發的東西,不寫出來難受。

          《逃亡記》融入了我留澳7年生命體驗的積累,準備工作大概用了7個月,成型用了2個月。那段時間失眠成了常態,往日的記憶像野馬一樣在我腦海里踢踏,陣陣蹄聲常將我從睡夢中驚醒。對我個人而言,《逃亡記》不僅僅是我的一段記憶,也包含了我回國后對人生、社會的種種誤解、對抗或妥協——有太多我不理解的事,卻要逼迫自己去接受,譬如人們習慣用謊言來裝飾自己的生活,當虛妄成為常態的時候,這種常態又變成了一種物理的現實?傊,我有太多疑惑了。有時,它們會帶給我一些思路上的障礙,但更多帶給我的是詩意。我從不認為詩意是在贊美花花草草和生活中產生的人和事,人該去感恩、愛、親近美好的事物,但絕不是沉溺其中以遮蔽自己的眼睛。

          在動筆之前,我讀了艾略特的《荒原》、朵漁的《高啟武傳》、高世現的《酒魂》,這三首長詩給了我表達方式的參照!毒苹辍穾Ыo我很強的時空感,有東方狂士的灑脫和豪邁。我可以毫不避諱地說,高世現就是個“瘋子”,中國詩歌需要這樣的“瘋子”,至少現在,我認可的“瘋子”不多!痘脑穾Ыo我更多的是一種時代感和行文的氣勢,但是,因為精神底色不完全相同,作者里面引經據典的東西讓我讀起來很難受。我逼著自己讀了六次,都沒有真正讀完。朵漁先生的《高啟武傳》則啟發了我如何用長詩去進行敘事。對了,我還讀了楊煉和友友的《人景·鬼話》,那本隨筆集寫的是他們兩人在國外的漂泊生活,尤其是楊煉的文字,激發了我對留澳生活的重新認識,尤其是對生命體驗的二度闡釋。

          在初稿階段,我曾對這首詩有過三種打算。第一種是一氣呵成,不分節、不分篇,一口氣寫下來。第二種是分成三個大篇章。第三種,則是分成數十個小節。無論哪種形式,我都沒有想過用大量標題性的短詩來進行拼湊。用短詩拼湊的只能是組詩,不是長詩。

          在最終成稿階段,我才拿給父親看,父親馬啟代是個嚴格得幾乎苛刻的人,他至今沒有拿出過長詩發表,但長期關注思考著漢語長詩創作。作為第一位讀完《逃亡記》的人,他在結構上給了我一些建議。結合他的建議進行調整后,我覺得整首詩的脈絡變得更加清晰了。作為一個年輕詩人,往往擁有血脈噴張的氣魄,卻缺乏經驗和沉穩。

          1600行,對于兩年詩齡的我來說,是一次涅槃式的挑戰。它讓我意識到了自身的不足,也讓我更加清晰地明了自己需要做什么來充實自我。文字是自由的,光是擁有侵吞時代的野心還不夠,還需要具備細細咀嚼時代的能力,自己要有一副好牙齒和好體力。

          這首詩基本成型后,我把它發給了四位老師。其中有三位老師給了我肯定性的回復和建議。根據他們的建議,我又進行了一些微調。

          最初,有一家省級刊物有意愿發表我這首長詩并做“特別推薦”,但要求我刪減到800行以內。這對我是件很痛苦的事,就在我要放棄發表時。正值“長河文叢”籌辦《長河》,父親就把我的長詩發表在了大型文學讀本《長河》創刊號上。又過了幾天,我接到了《詩歌月刊》主編的通知,準備于2016年第10期全文刊發我的長詩。

          與此同時,2016年6月,中國文化出版社為我的長詩《逃亡記》發行了繁體單行本。同年,我因此獲得第四屆中國當代詩歌獎詩集獎。

          2017年1月,這首長詩被《詩選刊》全文轉載。我的第一部長詩《還魂記》在《山東詩人》發表后,2015年11-12期《詩選刊》“中國詩歌年代大展”專號曾全文轉載過,我還因此獲得當年度該刊的優秀詩人。

          想起來,我內心對這些感到溫暖,滿是感動。

          2、花語:聽說你剛剛獲得了來自韓國的獎項,韓國首屆“雪原文學獎·海外特別獎”,請問對此你有什么感想嗎?

          馬曉康:首先感謝韓國方面對我詩作的認可,這次獲獎實在是意外的驚喜。這是我獲得的第一個國外獎項。

          當時我發了四首短詩過去,分別是《迷宮》《在北國,整個冬季我們都不出門》《在盲從大于信仰的地方,所以能綻放的眼睛注定在秋天凋零》和《清晨,在沉沉地喘息》。其中《迷宮》和《在北國》是2015年寫的,第一首是寫我的無奈感,第二首是在調侃霧霾。而第三首和第四首則是我到北京以后寫的,算是我北漂生活中的一些小感悟吧。

          至于感想么,只能是鞭策自己繼續寫下去,提高對自己的要求吧。

          在我看來,人在不斷長大,所有獎項都是過去時,我更關注當下、關心未來!

          3、花語:近日從網絡上看到你正在編選一本《中國90后詩選》,在你的征稿啟事中,我注意到這么一句話“90后詩人寫到現在,也該有一本正式出版的選集了!”同時你還邀請了15位風格各異的90后詩人作為編委,這讓我感到你有某種巨大的想法,能就此談一談嗎?為什么你要將出生時間限制在1989-1999?

          馬曉康:好的。編選這本書,是受到了北岳文藝出版社社長續小強先生的啟發。在給朵漁老師當助手期間,朵漁老師也多次與我談起他們當年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和經歷的詩歌事件,他也鼓勵我去編這樣一本書。正好我家里也是做書的,旗下有“長河文叢”這個品牌,家里人也很支持我。有前輩的鼓勵和家庭的支持,我就鼓起勇氣來做了。

          先從15位編委談起吧。他們都是我熟識的詩友,除了朋友關系外,也是我在文本上非常認可的詩人。我不是個熱衷于研究詩壇成分的人,也不是霸道的學術論者。在我有限的了解里,秦三澍、王家銘、王浩、童作焉應該算是“學院派”吧,他們學歷很高,對詩學知識的了解也比較廣泛。呂達、牛沖、顧彼曦、郭良忠、梁永周、祁十木、荊卓然、賈假假各有特色,他們的詩歌題材廣泛,各有各的審美偏重。比如郭良忠,他是甘肅的90后詩人,他的詩歌充滿了甘肅特色的浩大和蠻力,像大漠黃沙。再比如祁十木,他是回族詩人,我們在星星夏令營的時候就認識了,他偏向于情感與詞語的推動,且飽含一種少數民族特有的深情。再比如賈假假,他的詩古意頗重,讀來有種“孤雁東飛”的惆悵。阿煜和李龍剛則偏向口語和廢話寫作。在海量征稿之前,先通過他們推出了一部分視野內的優秀詩人,以確保各流派的優秀詩人和詩歌盡量不被忽視。父親告訴我,寫作要個性,做事要包容。我覺得有一定道理。

          我之所以這么做,既是為了保持選本中的生態平衡,也是為了避免因審美取向而產生的道德事故。我相信,無論哪一種風格的寫作,詩歌在某一點上是相通的。在我個人而言,我十分討厭那些口水四溢或借助性器官胡亂喧囂卻毫無實質的順口溜和段子體。我曾經聽到一位詩人說,“寫小說太難了,寫詩比較簡單,幾分鐘就能造一首”,這無疑是對詩歌的褻瀆。

          我期待能通過這個選本,盡量選出90后詩人中不同流派的頂尖的詩歌。

        接下來,我們再談一談為什么該有一本正式出版的選集了。

          在我學詩初期,讀得最多的就是90后詩人的作品。第一個系統讀的應該是余幼幼。我把她博客里的文字從頭到尾讀了一遍,做了大量筆記。在那之后,我又系統地讀了王冬、梁永周等人的詩歌。此后,我一直保持著閑暇時閱讀同齡人詩歌的習慣。最近,我在系統地讀賈假假和劉郎的詩。

          在我讀過和摘抄過的數十名90后詩人中,他們的寫作時間長短不一,最長的應該是余幼幼吧,已經超過10年了。再短一些的也有兩三年。90后成長的時代,大學與社會處于過渡期,商業化加劇、互聯網進一步進入日常生活,價值觀念呈現新的特征。從時代角度看,我認為90年代出生的人,與50、60、70、80后都不同,90后一代人深受互聯網時代影響,雖然信息繁雜,但屬于這一代年的思想潮流的涌動比前幾代人所經歷的都要穩定。90年代早期出生的人,可能剛剛組建好家庭,而晚一些出生的,還在象牙塔里讀書。1999年出生的人,今年也剛好18歲了。再過幾年,隨著社會角色的變幻,一些人會因為生活而放棄詩歌。但這些人也許已經寫出了優秀的詩歌,需要盡快打撈,盡量留存下來以供時間篩選。

        我想,趁著我們這些年輕人的熱情還未被社會的風霜打磨干凈,對生命的感受還未被生活壓力同化,盡可能地保留下這些珍貴的火種。作為一種懷念也好,作為將來學者研究的資料也罷,總歸是一種存在。

          最后再說1989-1999的問題。

          這一點很簡單,因為很多刊物在做90后欄目的時候都囊括了1989年出生的詩人。從嚴格的年代劃分上講,90后應該是1990-1999年?墒菑奈覀兊膰閬砜,1989年,未嘗不可以作為90年代的開端,畢竟我們詩歌寫作史的一次精神質變,正是從1989年開始的。

          4、花語:我也寫過長詩,不是前后節氣息跟不上,氣場脫節,就是寫著寫著,語境或風格會改變,在你看來,寫作長詩必須注意些什么?

          馬曉康:花語姐姐謙虛了。首先,不管長詩還是長篇小說,想寫好,都要付出巨大的心智。寫《逃亡記》的時候,我還沒有工作和做事,關在家里寫了兩個月。這期間幾乎不和人交往,完全沉浸在里面,創作情緒也得到了完整的保留。我覺得,能否豁得出去,把自己完全交給作品,是寫長詩的關鍵。說得夸張一點,這是一種燃燒生命的做法!短油鲇洝返膭撟,讓我感受到了生命邊緣的存在,我也曾試圖挑戰它,幾次短暫的交鋒,我沒有敗,也沒有勝,但我知道,那條邊界是沒有盡頭的,我要繼續走下去,直至看清它的全貌——當然,也許窮盡一生也看不到。

          簡單來說,在寫一首長詩之前,一定要認真思考三個問題:

          一、為什么要寫長?

          二、值得寫長嗎?

          三、如果要寫長,你有足夠的精神境界去支撐它嗎?會不會去湊數?

          從文本上講,一首長詩的氣息,離不開幾個貫穿全詩的意象。這樣的意象是絕不能靠單純的技巧來拿捏的,需要自始至終地注入情感——也就是生命經驗。在我看來,情感儲備的重要性遠遠大于知識的儲備,情感本身在詩歌語境里就擁有一種神奇的創造力。譬如成語草木皆兵,人內心的情感是可以直接影響人對事物判斷的,而知識儲備不同,尤其是在網絡發達的今天,善用百度的人可以快速獲取許多知識。

          長詩是不能太依賴知識的。如果詞語堆砌可以成詩,那我們用“小冰”機器人就夠了。而情感可以來自生活,也可以來自讀書感悟。前者粗糲,偏向生命質感,后者光滑,更多的是書卷氣和藝術技巧。我個人更偏向于前者,因為前者是不可復制的,對一個人獨特的文字氣息有決定性作用。如果沒有完整的氣息,是很難在長詩中保持語境的。

          5、花語:你父親馬啟代是“為良心寫作”的倡導者和實踐者,我曾經做過訪談,他是一位具有獨特精神特征和審美個性的詩人,你寫詩是緣自父親的真傳,還是后天的培養?就此談談你的詩歌創作好嗎?

          馬曉康:謝謝您問這個問題,終于有機會澄清一下了。在我的寫詩路上,父親肯定對我起到了幫扶作用,但他從未手把手地教過我該如何寫詩。我們的表達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您知道的,很多大人們說話不負責任,張口閉口就說我模仿我爸,作為一個后輩,我很想反駁,但出于禮貌,我更多時候都保持了沉默。

          父親讓我知道了詩歌,但是在寫詩路上,簡明老師是幫我解開枷鎖的那個人。當時我寫詩遇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一味地追求簡單和隨性,寫了一批很像詩的詩。簡明老師給我舉了一個例子,詩歌是要從簡的,但從簡的前提是你要足夠茂盛,假如你是一棵蒼天大樹,枝繁葉茂,當然可以修剪出自己希望的形狀,可如果你只是一株草呢,你又有什么可減的?在這個節點上,簡明老師及時點醒了我。隨后,劉向東老師給我列了一個100本書的書單,我讀了一部分,受益匪淺。他們兩位是真正指點我入門的人!蹲砭聘琛窇撌俏以谠姼鑼懽魃系牡谝粋轉折點,至少是我開始入門的標志。

          在初入詩壇時,因為父親是詩人,我更容易獲得前輩們的關注。這也讓我對自己的要求更加嚴格。無論是父親還是我,都沒有把發表量作為追求的目標。父親對文字圣徒般的敬畏潛移默化中影響著我,使我對人生和文學都足夠警惕。

          從2016年8月以后,我來到北京,給朵漁先生當助手。從那時期,我刻意地縮減了詩歌的“產量”,因為我發現,我逐漸熟悉了一些流行的技巧,且很容易博得眾人的認可。這種技巧在組詩《山亭記事》里,被我大量運用。譬如《回山東,和王成功一起喝羊湯》《塔頂》等,甚至是更早期一點的《信仰》。我不得不承認,這些詩是我在時間緊迫時的應急之作。在我個人看來,這種技巧代表著一種“可怕的套路”,這種套路可以運用到許多素材里,稍加一點小感悟就能復制出許多詩歌。我相信,這種“套路”的繁盛,是詩人集體妥協的結果,是一種讓大家既能為自己的藝術停滯遮羞,又可以繼續享受榮譽的“默契”。這是我們幾代人精神底色的“雜質”之一,針對這一點,曾有幸和沈奇先生進行了簡單的探討,他鼓勵我寫一篇專門的文章進行闡述。

          6、花語:你是2015第八屆星星夏令營學員、《中國詩歌》第五屆“新發現”夏令營學員,能談一談這兩次活動對你的詩歌寫作產生了怎樣的啟發嗎?兩次活動之后,你又獲得了哪些成績?

          馬曉康:這兩個夏令營是我在2015年同時參加的,非常感謝兩個刊物的老師所給予的關注。

          在參加這兩個活動之前,2015年5月,我參加了魯迅文學院和山東作協舉辦的作家高研班,是個短訓班,以中年作家詩人為主,我是班上年齡最小的。沒有任何心理和精神負擔,大家都很喜歡我,朝夕相處中,我緊閉的審美生命豁然打開。臨近結業,我寫出了《醉酒歌》一詩,是我自由奔放的青春激情和藝術精神第一次噴薄而出。父親說是我開竅的標志。而接連參加的這兩個活動,使我真正進入了創作的階段。

          星星夏令營是我回國后參加的第一個年輕人的詩歌活動。它讓我接觸和了解了國內大學生的詩歌寫作。嚴格來說,我那時的寫作還是非常稚嫩的,有想法,但實際文本卻跟不上。秦三澍、萊明、藍格子、朱光明、王浩、向茗、任如意、唐萌和祁守仁等等,當時夏令營里好多同學的詩歌都帶給我巨大的觸動,他們的寫作風格不同,所汲取的審美取向各有千秋。每天晚上,除了喝酒就是聽大家聊詩歌。學生有著最淳樸的一面,他們聊起詩歌時是那么單純、投入。星星夏令營讓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那段時期,我寫了《我想擦一擦父母頭上的雪》《主,你收集淚水匯成大雨,卻不肯睜開眼睛》《大工業時代,請原諒我太高了心跳》《醉臥武勝》等一批詩。

          “新發現”夏令營的學員相對較少,蘇果而、梁永周、高短短、馬遲遲、萊明、拾谷雨、予望、蔣靜米、向茗、李空吟和阿布,算上我,一共12個人。其中阿布、予望和馬遲遲已經有一些工作經驗了,他們的詩歌風格又與星星夏令營的那批同學有所不同。李空吟來自云南邊陲,他的詩歌里自帶一種高原的粗糲感。參加這一次活動,加深了我對詩意的理解,尤其是拓寬了我對詩歌表達方式的認知。那時恰逢武漢詩歌節,雷平陽先生在對話中談到了一些關于騰沖的抗戰歷史,也對我產生了很大啟發;顒咏Y束后,我寫了《野地獨酌》等一批組詩。

          那時的我對詩壇不甚了解,參加過兩次活動后,也見到了許多詩人,慢慢了解了國內詩壇。梁平、龔學敏、謝克強、鄒建軍等老師都是常聽父親提起,卻是第一次見到。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參加“新發現”夏令營前后,我已經讀完一遍高世現的長詩《酒魂》了。

          也是那一年,我完成了我人生中第一首長詩《還魂記》,共計283行。并憑借這首詩獲得了2015年度《詩選刊》優秀詩人獎。這首長詩寫完后,只有我和我父親看過。首先發表在了《山東詩人》上。簡明老師看到目錄后,就向我要了《還魂記》的原文。又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收到了獲獎通知。這是我人生中獲得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詩歌獎。

        幸運接踵而至,“詩客”平臺轉發了我的長詩后,在網上引起了網友的討論。同年11月24日,泰安大眾網邀請我做了一次關于《還魂記》的視頻訪談。

          這期間也發生過一次讓我憤怒的事,說的是一位刊物編輯(現在好像已經調離)。在一次酒席上,他看我沒有喝酒,便叫我過來陪他喝酒。我倒上酒,坐過去了。他隨即開口問:“你拿《詩選刊》這個獎是靠你的詩還是靠你爸?”聽到這句話,我很生氣,生活里我不是很機靈的人,當時沒想到他會這么問,就愣住了。因為父親是詩人,我免不了比別人多獲得一些關注,但我從未動過要通過某種手段去獲獎的心思。隨后,那位編輯又說:“這桌子坐的都是編輯,都是大人,你一個小孩子過來湊合什么?一邊去!”當時,怒火一下就竄到了腦門,但是,一個文明人的修養還是讓我強壓著把酒潑到他臉上的沖動離開了,這應該是世上最喜歡信口雌黃的編輯,希望沒有更多的人如我這般,受到他無端的羞辱!

          至今為止,我不知道這位編輯為何這樣侮辱我。時隔一年有余,回過頭來再看這位編輯在詩歌上的所作所為,我也不難理解了。公道自在人心,種什么因,得什么果!

          7、花語:說到訪談,我記得3月份在“作家網”上還看到過你一個視頻訪談。你給我的印象是老成持重、若有所思、低調、獨立,讀你的詩也深深感到你有滿肚子的話要傾訴和表達,氣場非常足。那你對好詩的界定是什么?

          馬曉康:不可復制的才華、不可復制的視角、不可復制的生命質感,對于一首好詩來說,必居其一,或者,幾者兼有。我這里所說的視角是審美境界下對事物的感受,非技巧層面上對事物的觀察切口。

          當然,好詩并不是偉大的詩。我們這個時代,好詩太泛濫了。偉大的詩是可以容納時代的,首先是詩人自身能夠容納,其次才能在文本里容納。那些靠評論鼓吹的偉大詩歌,或許最多只能沾到好詩的邊角。

          8、花語:你雖然生于1992年,25歲不能算小孩了,但看起來還有著孩子氣。哈哈,你得意時會怎樣,失意時又會怎樣?對你寫詩有什么影響嗎?

          馬曉康:我感到自己生活中找不到當大人的感覺,7年的海外生活,單純慣了,拒斥一本正經和裝模作樣。生活中我無論得意忘形,還是失意落魄,最多維持兩個小時。寫作上,我從沒有得意的感覺,失意倒是常有,并很喜歡失意。常有那么一個階段,覺得自己寫的東西爛透了,隨便一個人都寫得比自己好。我喜歡這種自虐狀態,失意時容易吸收別人的長處,挺過這一階段就意味著我要提升了。在星星夏令營時,李自國老師說過一句話對我啟發很大,大意是你們還年輕,要敢于嘗試極端,可以獲得一個螺旋式的上升。

          從2015年到2017年,我一直在感受這種螺旋式的變化,F在,這個變化周期隨著對詩歌探索的深入在不斷拉長。我非常享受這個過程。我感覺自己還年輕,有自己的氣息,不著急在短時間內固定自己的風格。

          9、花語:就你個人的寫作體會而言,在思維方式和價值判定等方面,你覺得詩歌對一個詩人會發生什么樣的影響?

          馬曉康:我覺得它們本該是統一的。一個真正的詩人,在詩歌里所呼喚的,也必是他在現實中所行的。我個人很排斥姿態性的寫作,詩歌本身就不是為了什么而寫,內心里的東西,不寫出來不舒服?客媾记珊蜕壳榈那擅钫Z句,固然能吸引很多讀者,但終究經不起時間檢驗,這樣的例子太多了。適當的敏感一點兒,能讓自己保持清醒。

          詩人不是神,不可能絕對全面客觀地看待事物,但至少不要盲目。在我的價值觀里,濫用“偉大”和“歌頌”的詩人都是可疑的。我認為,現代詩人應該是不斷自我反思的人,像盧梭的《懺悔錄》那樣,而不是為了個人的才情恣意妄為。新詩至今已經一百年了,我們在汲取古典傳統的審美、煉句煉意以及西方的技巧、觀念的同時,是否也該汲取一些西方的信仰精神(不代表一定要信教)和古人面對天地自然與社會百態的立場態度和經驗。在國內,我見過許多學佛的人,但真正有佛心的人很少,若沒有真正的精神皈依,任何宗教都不該成為人們口頭的一種時尚。

          談到思維方式,請允許我運用自己的一段話:

          “在凡人的世界里,人們千方百計地鉆研著如何好好活著,這使人生變得腫脹,也讓他們慢慢害怕自由地活動。盡管那些在規定秩序內的陽光總能照耀出一些鮮花,我們也無法抵擋地對其產生愛慕?墒,鮮花背后不僅有猛獸的威脅,還有更多看不見的腐爛——一直活在陽光照耀下,眼睛照久了,會有盲區。

          總有人要去堅守于“活著”之外,在一切走向衰弱的秋天,大多善良的生命都要變成被收獲的果實了,所以,我想把這篇拖了近一年的文章和落葉的命運,一起做個完結。其實,一年時間并不算長,如果評價一個人的精神史,卻沒有另一人的精神史去對話,那將是多么孤獨和羞恥的事——我曾因年輕和野心產生過無數急功近利的想法,為此我后悔不已,哪怕沒有聽眾去理解這種后悔,可我知道它存在著,這就夠了!”

          這段話引自《醉話<酒魂>——致高世現先生》一文。

          對于一個詩人來說,現實中的挫敗感和文字里的成就感是并行的。

          10、除了詩歌、散文寫作,你還翻譯,還寫小說。你的短篇處女作發在2016年4月的《作品》上吧?《在蔚藍蔚藍的天空下》,你寫了一個市井小故事,卻有著不同于你這個年齡的憂思和厚重。難怪這個小說在“90后推90后”的角逐中勝出。你能介紹一下你的長篇小說《墨爾本上空的云·人間》嗎?據說在網上和書店還幾次售罄。

          馬曉康:嗯嗯,我對文體沒有專一性,至少現在仍然是!赌珷柋旧峡盏脑啤と碎g》這本小說是我在2014年6月,回國后開始寫的。離家7年,我對國內社會感到陌生,所以就把自己關在臥室里寫東西。同年12月,早已“被迫與故鄉為敵”的我,又不自量力地經歷了一場注定不可能的戀愛,為期10天。這一切都加劇了我的寫作欲望。我有太多東西想要說出來。而《墨爾本上空的云·人間》只是其中短短的一部分。

          《墨爾本上空的云》是我為我的自傳體小說起的總題目,寫的是我在國外遭遇家庭破產后,打工和學習的經歷!度碎g》這一部分的時間線主要集中在2009年下半年和2010年上半年。我想通過自己的親歷親見親聞,折射出一個不同于市面卻真實的留學生活。在這短短一年的時間里,我扮演過很多角色:澳洲高三學生、搬家工人、點卡販子、走私煙販、按摩師和砌磚工人。小說里的人物很多,有留學生、澳洲人、非法黑民、與我一樣遭遇過家庭不幸的年輕人以及陪讀家長等各色人等。

          目前這本書在當當網、京東以及部分新華書店有售。因為出版社發行能力有限,未能在全國進行鋪貨。前幾天我查看了一下銷量情況,北發圖書網和北京新華書店的網店已經售空,相信其他店鋪的存貨也不會太多。

          2017年3月20日,作家網那次視頻訪談就是針對這部小說的,目前點擊量已超過10萬次。

          11、祝賀你啊。有人說民國時期具有國內外生活背景的文人多,大師也多,當下90后作家詩人中具有國內外生活背景的人也不少,期待你的不斷提升。哦對了,問一個題外話,你喜歡打游戲嗎?

          馬曉康:當然喜歡;ㄕZ姐問的問題真準。我在迪肯大學讀書時就讀的游戲設計,大學期間我還自己開過傳奇私服,獲得了相對可觀的利潤,也因為私服經營問題,被迫卷入過海外私服界的黑客斗爭。我曾嘗試過用一己之力去獨自制造一個游戲。其實是憑借傳奇私服的技術進行人工勞力。我翻新了半數以上的素材,自學ps處理了上萬張圖片,自己設計了一套游戲的故事框架,但很可惜,由于引擎商的退出,和我個人技術的不成熟,我不得不放棄這一計劃。

          在我看來,一個好游戲也是一件藝術品。不管是詩歌還是游戲,我們好像都缺少點豁出去的勇氣,經不住喧囂的誘惑,這注定是個粗制濫造橫行的時代。更可悲的是,人們已慣于接受粗制濫造,精品很容易被埋沒。若換一個說法,今天的人們更喜歡快節奏的事物,逐漸放棄了“慢”的享受。技術的發展讓人們對游戲畫面感、動作感的要求提高,但真實的審美水平卻在不斷下降。

          客戶端網游《魔獸世界》的衰退就是一個例子。至少在中國,沒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做出這樣史詩級的游戲,無論是技術還是魄力,都不夠。財團們也很難給予長期低回報的投資。DOTA、《英雄聯盟》這些競技類游戲的出現,代表了游戲發展的新趨勢,以個人、小團隊為主角的游戲時代已經來臨。這有點像詩歌發展的縮影,從早期的史詩寫作,進入紛雜寫作時期,再進入極度個人化的寫作階段,而個人化又被異化為碎片化和功利化。不過,“套路”仍然存在,競技類游戲也在所難免地成為一種套路。

          我堅信,詩歌也好,游戲也罷,當人群的浮躁達到一個臨界點時,“套路”時代會迅速崩塌,人們會重新回到尋找史詩的時代。

         

          附:簡評11則

          對于當下詩壇,馬曉康恍若一匹血氣方剛的黑馬,他以似乎有些倉促,但卻沖勁十足的爆發力,剛一進入詩歌就直奔痛苦、靈魂、毀滅與拯救等大命題。這種寫作取向,應該首先來自叛逆性的青春氣質、獨自闖蕩世界的行程中所淤積的挫傷,當然,更有澳洲留學七年期間獲得的哲學文化底氣,以及由此生成的理想主義人生要求。這一切,都墊高了他的詩歌起點。在同代人普遍的世俗順從表情中,這種銳利的叛逆姿態無疑讓人眼前一亮!窃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思維方式、寫作資源和表達路徑。讀馬曉康的詩歌,撲面而來的氣息、氣勢、氣味,以及所凝聚的氣象,的確令人耳目一新又深感驚訝。他的詩歌干練、簡約、鋒銳,如同一刀劈下,給人以直截了當、精準敏捷之感,充滿著詩性智慧力道。令人刮目的是,其詩具有一種“自我摧毀”的精神,與其說他是在不斷進行自我解構,不如說他是在摧毀或解構的過程中尋找構建屬于自己的詩意空間;蛘哒f,他所定義的“摧毀”,本身就是一種藝術!f偉杰

          《逃亡記》是詩人繼長詩《還魂記》之后又一部心靈抒寫的力作,具有存在意義上的對生命的深度透視與哲思,是當下詩歌現場一部值得認真研讀的作品。長詩在對人性的深刻揭示中為我們描繪了一幅從肉體到精神逃亡的生命圖景與命運悲歌,無疑,這樣的逃亡是一種生命的高度警醒與命運的自覺,既是理性的背叛,又是另一種精神的涅槃。該長詩視角奇異、感知熾烈,具有撼人心扉的藝術力量。它出自一位90后詩人之手令人意外而激動,詩人精神上的早熟更是令我們看到漢語詩歌的未來!销t

          如果按照當下流行的說法把出生于1992年的馬曉康歸納到“90后”詩人的行列,那么,我個人認為馬曉康就是“90后”詩人中的一匹“黑馬”,“黑馬”的意思在此有兩重含義,一是指馬曉康似乎是突然“冒出來”的青年詩人,此前我們并未注意到他的詩歌寫作,但現在他以擅長詩歌寫作與詩歌翻譯的雙重才能與活躍形象呈現在我們面前;“黑馬”的另外一層含義是指,馬曉康不像一般的年輕詩人那樣追求青春寫作的激情狀態,而是更多展示出一種視野開闊的、少年老成式的智性寫作風格,預示其詩歌寫作的可觀潛力與良好發展前景!T五昌

          馬曉康的詩歌富有冷峻硬朗的力感和動勢,善于以刀砍斧削的筆觸營造出“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效果。他飽蘸滴血的濃墨傾吐出長詩《葬世紀》,既有但丁《神曲》的余緒,呈現出人性畸變的地獄和煉獄,又有郭沫若《鳳凰涅槃》的回響,傳達出本土精神困境的焦慮與反思!昂诎凳撬麄鬟f光的導線”,這一詩句正是馬曉康的精神自畫像。馬曉康的兩部長詩《還魂記》和《逃亡記》我是當做一部長詩一口氣讀完的。一陣陣靈魂的颶風呼嘯而來,汪洋恣肆,撼人心魄。這是一部直面內心波濤和生存險境的大作。馬曉康真正把自己留澳七年所經歷的泣血苦難活成了一首大詩。他嘔吐出靈魂中所有的黑暗、驚懼、畸變,經過反芻后結晶出來這么一部震撼靈魂之作。值得注意的是,馬曉康在宣泄其洶涌澎湃的情感波濤時,不時筑起哲思的堤壩。他在充滿著流浪、背叛、懺悔的人生的病句中,執著地抒寫著人的善良、尊嚴和正義的力量。因而,這種身心的流浪與異變,既是個人的,又是人類的,具有普適性的詩學力量!w思運

          “紙片人”到底是什么人?馬曉康的詩集引起了我的閱讀興趣。他試圖通過詩歌解釋人類是什么,這是一個終極命題,而馬曉康把人類的終極命題轉化為詩歌問題,詩人何為?詩歌如何釋放靈魂?馬曉康帶著強烈的問題意識寫作,以“踩著自我摧毀的肩膀”寫作的姿態出現在我們面前,大面積體驗式的疼痛與一個中國青年國際化的生活背景交織在一起,時代向后撒退,對個體生命的質疑變成了詩歌的“問題”。90后一代人正在成為世界的主人,馬曉康的寫作與思考天注定!苌

          馬曉康的詩給我帶來驚喜之感,這源于其詩從青春意緒中抽抒出來的生命哲思。他的詩帶有青春的底色,視野非常開闊,往往從日常生活中牽引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生存體悟和真實背后的詩意的升華。作為一位年輕的詩人,他已經能夠掘進到生命的幽暗之處并轉化為富有形象感的語言形式,大膽的想象伴隨著理性思辨的力度,這表明他的詩中有一個屬于自己的世界,他似乎旋舞在其中并保持巧妙的平衡!獏峭段

          曉康的詩跨越不同世界,遼遠、尖厲、刺痛!他是能用靈魂釘住文字的詩人。靈魂釘住了文字,就如釘住了事物和世界,由是世界便開始流血……。生命與靈魂,死亡與新生,是人與世界的兩面,詩人就是這樣一次次摧毀自己和世界,然后又一次次站立起來!那一個個被靈魂釘住的文字,既是摧毀自己的利器,也是由此站立的豐碑!——孫基林

          這是一個有很強悲憫情懷的詩人,作為92年出生的年青一代,詩歌語言已經應用嫻熟。他的營養來自朦朧詩歌到新生代以及國外現代詩歌,他自己創作也翻譯,因此這一代詩人所具有的國際視野讓他的詩歌中透出大氣象。他關心人類的整體命運,關注家園的命運,關注小人物的生存。他的視野既能觸及外界,美好和陰暗;也能深挖內心,彷徨和追求。他有著90后詩人少有的成熟。藝術思想的成熟,對社會認識的成熟。這讓他的感受既有青春的激情又有穩重的情愫。很難得。他許多詩歌都是上乘的現代詩!R知遙

          馬曉康的詩歌富有鮮明的現實關懷,這在耽于逸樂的時代氛圍中是難能可貴的,可以說,他繼承的是杜甫一路的傳統,而西學的浸潤所培養出來的哲性思維,使他能夠穿透事物表象,將個體化的經驗上升為普遍性的理解,其詩深沉硬朗,時有覺識觸發的痛楚之感,尤其令人首肯的是他超前的生態整體主義理念,更加深了他的現實憂患意識,拋開了風花雪月,詩人對人生、社會和生命本身進行著自己獨到而絕少回避的嚴苛打量!R永波

          讀馬曉康的詩, 給我的第一感覺是, 這個90后詩人似乎跳過了青草地一樣單純又浪漫的時段, 突然用有蒼桑感的面目站在你面前, 敘事他有來歷的成熟,有厚度的悲傷。為此,我認為他是一個有“疼痛”感的詩人。他的詩,風格多樣。有干凈直觀的短詩,這些詩清醒有力。也有《紀實》和《葬世紀》這樣的長詩,在這兩首長詩中,我看到了他可貴的品質。他的憂患意識,正如他在詩中所寫下的“絕望開始變得奢侈” 那樣,為此他用泣血的詩句撕開了這個社會的假面具?傮w來看,他筆下的事物,都體現了對人性的反思,對社會的質疑以及對自已靈魂救贖的吶喊。作為一個90后詩人,開始寫詩就有這個起點,值得關注和期待!顫

        (中文直播 夢龍/整理)

         

         


        Copyright ©2002-2018  版權所有:詩詞網  SHIC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10)63049438  郵箱:shiciwang@163.com  QQ:8433195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京ICP備06033290號-1  支持單位:詩詞之友文化發展中心  網站制作:轉折文化


         
        三分pk10app
      1. <em id="p4kjx"></em>
        <em id="p4kjx"><tr id="p4kjx"><u id="p4kjx"></u></tr></em>

        
        <li id="p4kjx"><acronym id="p4kjx"></acronym></li>
        1. <button id="p4kjx"><acronym id="p4kjx"><kbd id="p4kjx"></kbd></acronym></button>
            <dd id="p4kjx"><big id="p4kjx"></big></dd>
            <rp id="p4kjx"></rp><button id="p4kjx"></button>
            台州 | 桐城 | 垦利 | 眉山 | 株洲 | 淄博 | 黑河 | 单县 | 澄迈 | 邹平 | 黑河 | 宜都 | 山东青岛 | 黔南 | 抚州 | 三河 | 台湾台湾 | 乌海 | 扬州 | 大连 | 眉山 | 泰州 | 龙岩 | 永康 | 海门 | 香港香港 | 蓬莱 | 惠州 | 玉溪 | 浙江杭州 | 济宁 | 汉中 | 慈溪 | 广元 | 芜湖 | 沭阳 | 黔西南 | 德州 | 德清 | 周口 | 晋城 | 石嘴山 | 眉山 | 黄石 | 驻马店 | 邳州 | 吉安 | 东阳 | 巴彦淖尔市 | 晋江 | 陕西西安 | 梅州 | 遵义 | 海拉尔 | 任丘 | 和田 | 寿光 | 台湾台湾 | 山南 | 三河 | 神农架 | 湘潭 | 六安 | 大庆 | 周口 | 天水 | 天门 | 招远 | 榆林 | 宁波 | 肇庆 | 宝鸡 | 吉林 | 汝州 | 台湾台湾 | 乌海 | 延安 | 朝阳 | 永康 | 莱芜 | 安岳 | 嘉兴 | 淮南 | 上饶 | 湛江 | 怒江 | 内江 | 保亭 | 盐城 | 迪庆 | 石河子 | 临汾 | 馆陶 | 长垣 | 果洛 | 双鸭山 | 长兴 | 咸阳 | 铁岭 | 仙桃 | 海西 | 灌南 | 宁波 | 厦门 | 岳阳 | 梅州 | 六盘水 | 日喀则 | 大庆 | 宁国 | 章丘 | 金坛 | 临猗 | 陇南 | 武夷山 | 海宁 | 甘南 | 白城 | 陕西西安 | 迪庆 | 安吉 | 三亚 | 五指山 | 威海 | 大连 | 改则 | 台中 | 张掖 | 绥化 | 铜陵 | 黔南 | 湖南长沙 | 山南 | 乐平 | 湘西 | 本溪 | 湛江 | 高密 | 潜江 | 安吉 | 安庆 | 吉林 | 毕节 | 宁波 | 韶关 | 肥城 | 十堰 | 达州 | 保定 | 伊犁 | 甘南 | 林芝 | 绥化 | 诸暨 | 连云港 | 三沙 | 钦州 | 库尔勒 | 淮北 | 酒泉 | 赣州 | 宁夏银川 | 益阳 | 南安 | 三亚 | 广元 | 贵港 | 承德 | 铜仁 | 塔城 | 兴安盟 | 襄阳 | 西双版纳 | 日土 | 梧州 | 桐乡 | 枣庄 | 毕节 | 黄冈 | 台山 | 巴中 | 荆门 | 博尔塔拉 | 九江 | 大丰 | 南充 | 益阳 | 鹤壁 | 醴陵 | 固原 | 金坛 | 厦门 | 济南 | 厦门 | 阿克苏 | 中卫 | 济源 | 宁夏银川 | 邳州 | 三沙 | 大兴安岭 | 海宁 | 眉山 | 日土 | 乌兰察布 | 偃师 | 大庆 | 海东 | 五家渠 | 池州 | 三亚 | 香港香港 | 许昌 | 怀化 | 肇庆 | 南充 | 克孜勒苏 | 单县 | 连云港 | 大兴安岭 | 东营 | 阜新 | 台湾台湾 | 厦门 | 湛江 | 运城 | 聊城 | 莱州 | 广元 | 章丘 | 邹城 | 巢湖 | 六盘水 | 甘南 | 海拉尔 | 柳州 | 慈溪 | 湖州 | 张家口 | 石狮 | 秦皇岛 | 迁安市 | 朝阳 | 丽江 | 临汾 | 塔城 | 日喀则 | 嘉兴 | 许昌 | 枣阳 | 白银 | 铜陵 | 铜陵 | 泗洪 | 德清 | 姜堰 | 廊坊 | 昌吉 | 广元 | 海安 | 来宾 | 玉环 | 乐平 | 泗洪 | 舟山 | 枣庄 | 文山 | 锡林郭勒 | 博尔塔拉 | 邢台 | 焦作 | 安康 | 北海 | 牡丹江 | 济宁 | 滨州 | 徐州 | 武安 | 澄迈 | 丹阳 | 广饶 | 烟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大同 | 营口 | 绍兴 | 图木舒克 | 曲靖 | 大理 | 江西南昌 | 丹阳 | 台湾台湾 | 永州 | 漯河 | 潜江 | 梧州 | 海东 | 广汉 | 诸城 | 甘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阿勒泰 | 牡丹江 | 新余 | 潮州 | 灵宝 | 巴彦淖尔市 | 嘉善 | 安阳 | 六安 | 巴音郭楞 | 乌兰察布 | 雅安 | 上饶 | 孝感 | 东营 | 云浮 | 图木舒克 | 库尔勒 | 遵义 | 黔东南 | 三河 | 临沂 | 泗洪 | 湘西 | 楚雄 | 阜阳 | 南安 | 嘉峪关 | 博罗 | 绵阳 | 龙口 | 嘉兴 | 九江 | 呼伦贝尔 | 巢湖 | 商丘 | 和县 | 吉林 | 六盘水 | 秦皇岛 | 广饶 | 琼海 | 湖南长沙 | 甘孜 | 馆陶 | 武夷山 | 宿迁 | 迁安市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承德 | 黑河 | 江门 | 福建福州 | 沭阳 | 昌吉 | 赣州 | 怀化 | 澳门澳门 | 灌云 | 安徽合肥 | 梧州 | 张家界 | 河源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天门 | 神木 | 阜新 | 淄博 | 济源 | 浙江杭州 | 淮安 | 泰安 | 株洲 | 常州 | 烟台 | 菏泽 | 库尔勒 | 章丘 | 攀枝花 | 涿州 | 新沂 | 绍兴 | 防城港 | 黄南 | 金昌 | 上饶 | 醴陵 | 丹阳 | 濮阳 | 朔州 | 长垣 | 昆山 | 台北 | 滁州 | 葫芦岛 | 定安 | 宿迁 | 六安 | 新乡 | 嘉善 | 阳泉 | 庆阳 | 三亚 | 资阳 | 衡水 | 武夷山 | 和田 | 台湾台湾 | 茂名 | 石狮 | 眉山 | 丹阳 | 秦皇岛 | 顺德 | 阿勒泰 | 任丘 | 招远 | 长垣 | 溧阳 | 南平 | 鸡西 | 滁州 | 潮州 | 正定 | 上饶 | 广安 | 宜宾 | 厦门 | 漯河 | 琼海 | 东莞 | 河源 | 中卫 | 鄂州 | 铜陵 | 绵阳 | 驻马店 | 莱芜 | 榆林 | 黄南 | 日土 | 大兴安岭 | 公主岭 | 运城 | 迁安市 | 鹤壁 | 姜堰 | 南通 | 定西 | 沧州 | 黄山 | 扬州 | 安顺 | 攀枝花 | 昌吉 | 垦利 | 平顶山 | 曲靖 | 海南海口 | 中卫 | 芜湖 | 定州 | 瑞安 | 乐平 | 黑龙江哈尔滨 | 潮州 | 楚雄 | 包头 | 周口 | 邢台 | 清远 | 东营 | 温岭 | 辽宁沈阳 | 东方 | 丽江 | 蓬莱 | 襄阳 | 通辽 | 南安 | 阿拉尔 | 佳木斯 | 日照 | 日照 | 焦作 | 公主岭 | 东莞 | 巴中 | 河池 | 通辽 | 蓬莱 | 儋州 | 金华 | 亳州 | 图木舒克 | 溧阳 | 巴中 | 博尔塔拉 | 昭通 | 燕郊 | 肥城 | 长垣 | 莱芜 | 慈溪 | 喀什 | 三河 | 江苏苏州 | 长葛 | 广州 | 丹阳 | 鸡西 | 孝感 | 海门 | 乐山 | 百色 | 河源 | 吉林 | 吉林 | 江门 | 迪庆 | 深圳 | 株洲 | 石狮 | 泰州 | 天水 | 安徽合肥 | 三沙 | 绥化 | 乌兰察布 | 苍南 | 大理 | 神木 | 公主岭 | 荆门 | 诸城 | 宜昌 | 平顶山 | 大兴安岭 | 白山 | 开封 | 宝应县 | 海门 | 石河子 | 佛山 | 简阳 | 湖北武汉 | 镇江 | 滕州 | 张北 | 黄石 | 山西太原 | 定州 | 上饶 | 济源 | 岳阳 | 焦作 | 武夷山 | 和田 | 黑河 | 黑龙江哈尔滨 | 图木舒克 | 任丘 | 桐乡 | 晋江 | 黄山 | 贵港 | 张掖 | 白山 | 马鞍山 | 沛县 | 铜川 | 宁波 | 遂宁 | 南京 | 抚州 | 玉环 | 泸州 | 五家渠 | 象山 | 济源 | 抚州 | 吉安 | 黄南 | 中山 | 延安 | 丽江 | 漯河 | 琼中 | 温州 | 海南海口 | 灵宝 | 保定 | 克孜勒苏 | 海南海口 | 嘉善 | 沛县 | 揭阳 | 台中 | 大庆 | 包头 | 来宾 | 泗洪 | 玉林 | 秦皇岛 | 平顶山 | 伊犁 | 河池 | 宝应县 | 宜宾 | 东台 | 漯河 | 安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庆 | 漯河 | 白沙 | 舟山 | 博罗 | 仙桃 | 东方 | 邳州 | 长治 | 东海 | 定西 | 永州 | 海丰 | 万宁 | 襄阳 | 岳阳 | 克孜勒苏 | 伊犁 | 曲靖 | 喀什 | 贺州 | 甘南 | 保亭 | 永康 | 台湾台湾 | 清远 | 宿州 | 商洛 | 清远 | 陵水 | 广州 | 包头 | 南平 | 燕郊 | 阿拉尔 | 石嘴山 | 宁国 | 宿迁 | 泉州 | 简阳 | 汉中 | 佳木斯 | 萍乡 | 海宁 | 天水 | 沛县 | 金华 | 伊春 | 象山 | 遵义 | 晋城 | 莒县 | 蚌埠 | 喀什 | 大庆 | 临汾 | 甘肃兰州 | 山南 | 常德 | 宁国 | 大理 | 定西 | 南充 | 海拉尔 | 德阳 | 靖江 | 安岳 | 湛江 | 昌都 | 沧州 | 泗洪 | 怒江 | 南平 | 南平 | 恩施 | 自贡 | 大同 | 大兴安岭 | 临海 | 伊春 | 昆山 | 陕西西安 | 阿拉善盟 | 芜湖 | 武夷山 | 宁波 | 广汉 | 香港香港 | 余姚 | 营口 | 承德 | 陵水 | 济南 | 台湾台湾 | 东营 | 唐山 | 泰安 | 安庆 | 济南 | 扬中 | 铜陵 | 景德镇 | 攀枝花 | 亳州 | 双鸭山 | 盘锦 | 湖州 | 汉川 | 漯河 | 灌云 | 亳州 | 中卫 | 西双版纳 | 吉安 | 秦皇岛 | 张家界 | 昭通 | 无锡 | 平潭 | 通辽 | 长葛 | 宁夏银川 | 公主岭 | 武夷山 | 如皋 | 南京 | 黄冈 | 灌南 | 辽宁沈阳 | 简阳 | 香港香港 | 新乡 | 雅安 | 湛江 | 河池 | 淮北 | 沭阳 | 钦州 | 沛县 | 保定 | 渭南 | 喀什 | 汝州 | 迁安市 | 瑞安 | 枣阳 | 东台 | 乐清 | 神农架 | 灌南 | 丽江 | 五家渠 | 大理 | 巴彦淖尔市 | 东方 | 雄安新区 | 海门 | 珠海 | 肥城 | 本溪 | 海南海口 | 安岳 | 丽水 | 赵县 | 乌海 | 泉州 | 遵义 | 普洱 | 朔州 | 咸阳 | 肇庆 | 焦作 | 常州 | 临汾 | 新沂 | 湘潭 | 淮北 | 珠海 | 汕头 | 喀什 | 韶关 | 日喀则 | 乌兰察布 | 濮阳 | 湖州 | 万宁 | 五指山 | 汕尾 | 黄冈 | 酒泉 | 桐乡 | 香港香港 | 本溪 | 荆门 | 莒县 | 靖江 | 如皋 | 天水 | 巴彦淖尔市 | 武夷山 | 南京 | 南阳 | 广汉 | 菏泽 | 娄底 | 聊城 | 崇左 | 泰州 | 咸宁 | 白山 | 丹阳 | 扬州 | 十堰 | 玉环 | 天门 | 红河 | 南京 | 六盘水 | 惠州 | 吉安 | 巴音郭楞 | 延安 | 海西 | 深圳 | 东海 | 仙桃 | 许昌 | 云南昆明 | 兴安盟 | 海安 | 琼中 | 临海 | 牡丹江 | 马鞍山 | 江苏苏州 | 海门 | 铜陵 | 贺州 | 张家口 | 广元 | 大同 | 葫芦岛 | 大丰 | 盘锦 | 儋州 | 简阳 | 玉环 | 自贡 | 舟山 | 吴忠 | 甘孜 | 杞县 | 辽宁沈阳 | 宜春 | 鄂州 | 广安 | 马鞍山 | 沧州 | 禹州 | 武威 | 秦皇岛 | 吴忠 | 大庆 | 琼中 | 北海 | 任丘 | 张家口 | 上饶 | 开封 | 克拉玛依 | 景德镇 | 红河 | 长治 | 牡丹江 | 改则 | 阿里 | 启东 | 秦皇岛 | 汕尾 | 金坛 | 河池 | 泗阳 | 武安 | 中卫 | 曲靖 | 烟台 | 抚顺 | 日土 | 武威 | 莆田 | 绵阳 | 吉林 | 威海 | 吕梁 | 钦州 | 通化 | 潜江 | 吐鲁番 | 泰兴 | 新沂 | 四平 | 嘉峪关 | 沭阳 | 苍南 | 宝鸡 | 台湾台湾 | 甘肃兰州 | 芜湖 | 黄石 | 酒泉 | 阿拉尔 | 吉林 | 六安 | 大同 | 汉川 | 灵宝 | 湖州 | 普洱 | 琼海 | 邵阳 | 宁国 | 平潭 | 赣州 | 池州 | 和田 | 兴安盟 | 邯郸 | 长葛 | 嘉峪关 | 乐山 | 芜湖 | 资阳 | 枣阳 | 崇左 | 广安 | 贵州贵阳 | 舟山 | 丹东 | 鞍山 | 德阳 | 张北 | 慈溪 | 兴安盟 | 涿州 | 西藏拉萨 | 保山 | 库尔勒 | 安阳 | 延安 | 贵州贵阳 | 黄南 | 开封 | 青州 | 仙桃 | 仁怀 | 武夷山 | 简阳 | 林芝 | 桐乡 | 神木 | 朔州 | 三门峡 | 大丰 | 博尔塔拉 | 锡林郭勒 | 大庆 | 宝鸡 | 渭南 | 中卫 | 简阳 | 长兴 | 姜堰 | 塔城 | 遵义 | 阳春 | 和田 | 潍坊 | 佳木斯 | 铜陵 | 靖江 | 延边 | 汝州 | 绥化 | 兴安盟 | 新疆乌鲁木齐 | 上饶 | 本溪 | 迁安市 | 桐乡 | 如东 | 铜川 | 丹东 | 杞县 | 菏泽 | 佛山 | 鄂州 | 铜仁 | 金昌 | 山南 | 舟山 | 白银 | 鹰潭 | 宁德 | 石河子 | 贵州贵阳 | 绥化 | 南通 | 桐乡 | 南通 | 广饶 | 青海西宁 | 山东青岛 | 珠海 | 东莞 | 仁怀 | 毕节 | 顺德 | 长治 | 巴音郭楞 | 南通 | 阳春 | 宜宾 | 广汉 | 万宁 | 菏泽 | 海东 | 白银 | 绍兴 | 安吉 | 黔东南 | 山西太原 | 吴忠 | 晋城 | 吴忠 | 包头 | 濮阳 | 台南 | 曹县 | 延安 | 海南 | 延边 | 乐清 | 齐齐哈尔 | 江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如东 | 随州 | 绍兴 | 广安 | 涿州 | 芜湖 | 吉林 | 启东 | 保山 | 绥化 | 乌海 | 白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神木 | 江西南昌 | 兴安盟 | 新乡 | 金坛 | 日喀则 | 湘潭 | 果洛 |